【征文选登】当好首都“生态卫士”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6-20来源:野协
【字体: 打印本页

 

 

       迷恋花花草草、喜欢小动物,是很多女孩子的天性,我也不例外。2015年北京市招录公务员时,《报名简章》中“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执法监察大队野生动物保护稽查岗位”深深吸引了我。

       我从官方网站了解到,这个岗位的职责是:负责具体实施有关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应由市园林绿化主管部门承担的执法监督职责,以及相关大案、要案和跨区域案件的查处工作;指导和协调区级相关的执法监督工作。

       看完职责介绍,我对这一岗位更加心仪。

       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开始了我的“野保”生涯。

       2015年9月1日我正式入职,然而这里并不那么惬意。办公室里放着鸟笼子、粘网和一些猎捕工具,消毒水味和鸟粪味交替扑鼻。工作一点也不轻松。

       入职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和大家一起去野外观鸟,认识野生动物。

       野外观鸟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为了观察到更为丰富的野生物种,要驱车很远到少有人去的湿地、水塘。

       我入职后第一次观鸟是去天津大港湿地。大家5点钟就赶到观察点,扛着很沉的高倍望远镜,手里拿着记录夹子和野生动物图鉴,脖子上挂着手持望远镜,寻找最佳观察点,做好准备工作。水边的小虫子很多,有的同事不堪蚊虫叮咬甚至把备用衣服包在头上。虽然野外条件恶劣,但大家没有一丝懈怠,认真观察周边情况,并且放缓动作,生怕惊到鸟儿。

       经过漫长等待,当太阳从天边升起的那一刻,阳光照亮了鸟儿身上漂亮的羽毛。那一刻,我的心被震撼了,“野保”工作在我的心里开始升华。我意识到,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这是一份不俗的事业。
 
       要想达到同事们的水平绝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必须要日积月累下苦功,并且牢记肩负的职责。

       同事们给了我好多厚厚的专业书,平时也经常谈起各种野生动物。我愈加喜欢这里的纯净,对“野保”工作的兴趣也日益浓厚。

       听我的科长苏志军讲,大队是2001年才成立的,机构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野生动物保护。然而,当时还没有林政业务,大家既缺乏专业知识,也找不到可以借鉴的工作经验。他们并没有退缩,而是坚定“专业实操两头抓”的原则,到处请教专业老师、法制工作相关单位,走访执法业务单位,队员们把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和东北林业大学研究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专家学者几乎都拜访了一遍。每次外出执法回来还要继续加班加点做处罚案卷,比照行政案卷标准,反复修改直至深夜……

       现在,执法大队和野生动物保护相关部门、高校,以及非盈利组织建立了长效工作机制。大队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逐渐建立起自己的特色,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在首都生态保护工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野保”工作是极其具有危险性的。

       平常工作中,大家接触到的野生动物属鸟类最多。然而,2003年的SARS和近年来在禽流感的威胁下,人们一度谈鸟色变,闻禽丧胆。但这些并没有阻碍队员们前进的脚步。大家做好防护,依然冒着危险,奔走在花鸟鱼虫市场和山间林地,一丝不苟地履行巡查检查职责。

       蛇也是工作中经常会接触到的动物。有一次,大家把从市场上罚没的蛇放在车上拉回来,下车后发现竟少了一条。如果不把蛇找到,蛇溜到车外会给更多的人造成威胁。吴纪伟队长冲在前面到车里找蛇,大家一起配合,小心翼翼地检查车里的每一个角落。蛇找到了,但是吴队却不幸被蛇咬了一口,送到医院抢救。所幸蛇没有毒性,经过一段时间吴队恢复了健康。

       工作中,大家发现很多人因为不懂“野保”知识导致违法。队员们意识到,光靠执法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的,要从源头抓起,加强宣传和教育。于是,大家主动担当起“野保”知识宣传志愿者。为增强宣传效果,大家一起设计形式多样的宣传品。在精心安排下,大队的“野保”宣传活动每次都得到市民的好评。

       每年,大队都会牵头组织,与房山区和河北省,联合开展位于京石高速公路京冀交界处北京段的整治非法贩卖野生动物专项行动,且均取得良好成效。大队也和河北省相关执法部门建立了保护野生动物行政执法长效机制,将执法工作推上新台阶。

       从2001年大队成立到现在,转眼走过了18个年头。队员在大队领导的带领下,经过一点一滴的不懈努力,从门外汉逐渐成为首都野生动物保护行政执法工作的行家里手。据不完全统计,大队先后共办理各类案件约1700件,收缴各类野生动物40185只(条)。


 (作者:胡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