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缘 分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7-07来源:野协
【字体: 打印本页

我从没有奢望过自己能在野外见到大熊猫。因为我很清楚这是野生动物,而不是赖在人脚边打盹儿的宠物。在野生,很多动物感知到人类的靠近,人还没发现他们,他们早早地就溜了。很多从事了二十年的大熊猫科考人员都没遇到过,所以我也认为,在野外遇见大熊猫可能性几乎为零。

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小概率事件真就发生了。

走到一大片峨眉玉山竹竹林,其中散布着杜鹃花、桦树等等。是一个我认为的典型的熊猫采食场所。

果然,地上出现了熊猫粪便,极为新鲜,表面甚至还有依附的黏液。我不由地疑惑起来:“这粪便太新鲜了!熊猫不会还在这里吧?”

向导带着砍刀披荆斩棘,前行的声音却同时从左前方和右前方传来。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向导走路的声音怎么会忽左忽右?

为了看清楚向导的方位,我一步跨到旁边的大石包上,却跟一只虎头虎脑的熊猫面对了面。原来,听错的声音是他发出的。

此时,他的脸和我的脸相距不到三米,我和他好像都懵了。眼神对视的刹那,还有些许尴尬。

“兄弟,你瞅啥?”

“瞅你咋地!”

不过这都只是后来我想象的画外音,当时根本没时间想那么多,我心里闪过唯一的疑问是:“怎么会这样?”

那只熊猫似乎也很疑惑,探起头来朝我们的方向嗅闻,准备了解我们的身份。

我根本没想到会遇到他。我们一路走来,声音很嘈杂,他居然都没跑。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和我的相机都没准备好……

我知道我的动作幅度过大会把他吓跑,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一只手操作相机,另一只手慢慢拨开挡在我面前的一丛竹子。

在这个靠发朋友圈炫技的时代,如果我不拍一张照片,谁会相信我在野外遇到了熊猫呢?

我只觉得大脑几乎就要充血,看周围都恍惚起来。西方人第一眼见到熊猫大概就是这个窒息的感觉吧。

在“无图无真相”的驱使下,我似乎忘记了它的身份,忘记了它作为野生熊猫所应该具有的秉性。我天真地认为,我可以从容地拨开挡住视线的竹子,尝试最合适的感光度和不同的光圈……

正当我慢慢地准备摘下镜头盖的时候,它似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猛地一转身,几步就跑出了我们的视线。

我顿时傻了,整个人愣在原地。

 

下山后,我一语未发。我从没有因为拍照的事情生自己的气:我怎么那么笨?何必跟那一丛竹叶较劲?直接转到自动模式拍就行了,干嘛一定要尝试手动?野生熊猫那么难遇到,在我面前停留了十多秒钟,我居然一张照片都没拍下来!……

当天晚上,脑海里一直萦绕着那个场景,久久挥散不去。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只熊猫的转身离开有多残忍,我也第一次感受到对于没拍到照片有多后悔。

 

三年过去了,我不再纠结。

慢慢地,我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我能在野外看到大熊猫已是非常幸运,当然能拍到照片更好,没拍到也不用苦恼,毕竟很多人二十多年还没遇到野生熊猫呢。

用相机拍下来和记在脑海里,只是记录方式不同而已。比记录重要的,是用感官、用心去体验。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缘分,虽然相处只有十几秒,但已弥足珍贵。

(作者:谢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