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野一族”请管住贪吃的嘴

  关于食用野生动物状况的调查
  人与动物共患疾病有上百种,人与动物过分亲密接触,可能导致一些病毒变异出现新的传染病,而滥食野生动物极易感染杀伤力很大的病毒

  “食野一族”请管住贪吃的嘴

  编者按

  一份最新公布的2005年全国食用野生动物状况调查报告,让国人把审视的目光又一次投向了自非典以来就未曾停息过的人与动物关系问题。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美国野生救援协会在这次调查中发现,80种野生动物种类成为了盘中餐。食用野生动物已成为社会生活中最令人侧目的现象之一。香港、广东许多人热衷于食“野味”,广东也存在贩卖和滥食野生动物的现象,因此也有引发疾病甚至怪病,这种现象应引起“食野一族”的警惕。

  都知道广东人爱吃,在痛批滥食野生动物屡禁不绝时,这个“名声”更让“老广”们成为了众矢之的。野味在广东人的生活中到底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食野一族”为何乐此不疲?传统饮食观念是否面临着蜕变……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连日来通过走访食客、业内人士、专家,试图能找出一些答案。

  共患性疾病上百种

  野生并非就“绿色”。地球是人类与动物共有的家园,动物不仅是大自然的精灵,还是人类的伙伴。或许是动物与人类的关系太密切了,连共患性的疾病也多达上百种,如狂犬病、结核、B病毒、鼠疫、炭疽、甲肝等让人类闻之色变的恶疾,就是有可能先由动物染上再传给人类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醉心于食用野生动物?撇开“保护生态环境”的大道理不说,他们就不怕得病吗?在这一点上,老广州李伯的思想有着相当的代表性。他认为,来自野地的动物,汲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靠天生天养,肯定要比吃激素饲料人为催大的家禽、家畜无污染、无公害,是天然的“绿色食品”。

  一些传统观念须纠正

  事实上又是怎样?暨南大学专门从事营养学研究的刘洁天教授表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种说法并非全无道理。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环境的改变,一些传统观念也须随之纠正。远古时代生产力落后,物质匮乏,人类的祖先就是靠猎杀野生动物食用为生的。但那时人类没有惹来那么多麻烦,是因为自然环境生态良好,没有今日因工业发达、人口膨胀带来的严重污染等问题,那时动物繁殖快,“健康状况”也远比现在要好,人和动物生活在各自的生态圈中相安无事。但进入经济快速发展时期后,人和动物赖以生存的环境都遭到不同程度的侵害,特别是人类不断将足迹伸向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使得野生动物食物匮乏,不得不从森林深处迁移到森林边缘地带觅食,从而把身上的病毒传染给家养牲畜,再间接传染给人类。

  人类不再老老实实待在城市里,动物也无法自由自在住在森林里。种种现实原因造成了现代人与动物交叉感染的机会越来越大,认为食用野生动物很可靠的老眼光显然已不合时宜了。

  一些动物是病毒宿主

  有篇报道,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刘洁天的观点。据报道,某地一小山村,全村的羊一夜之间被野兽咬死并吃了个七零八落。村民们发现,野兽冒着被人类猎杀的危险下山找吃的,原因是日渐稀疏的山林里食物越来越少了,它们饿极了不得不“铤而走险”。另有一位喜欢在野外探险的“驴友”透露,为了果腹,人类在荒郊野岭丢弃的大量生活垃圾,也常常成为了野外生存动物们的食粮。

  老知青邓先生说,以前在生产队劳动时,鸡不发瘟人是吃不到鸡的。因为当时的鸡很宝贵,要等它下蛋,舍不得杀来吃。如果发鸡瘟病死了,它的使命也完成了,于是人就可以大快朵颐了。可这样的情形,放在现在是无法想象的。食品经销商张先生说,其实禽流感就相当于以前的鸡瘟,但现在的禽流感可以连人命都要了去,以致有段时间人们到了谈鸡色变的地步。这就是生态恶化带来的病毒、细菌加速变异的结果,其毒性之强已经冲破了人体抵御的防线。

  一位外国专家在研究非典成因时说过,近二三十年来,一直有新型病菌出现,这主要是由于人类自身引起的。人与动物的接触可能导致一些病毒变异并带来新的传染病,而一些动物本身就是病毒的宿主,它们也会造成传染病的蔓延。国际上的统计资料表明,杀伤力很大的流行病,70%是人和动物的共患病,而不是人类个体的疾病。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