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时,营救落难白天鹅

17小时,营救落难白天鹅
 
17小时,营救落难白天鹅

    十余只天鹅在东陵区王家湾橡胶坝附近的浑河里落脚时,其中一只因受伤掉队。5月14日上午,受伤的天鹅终于在当地居民和消防部门的救助下,逃脱了死亡的命运。
    据当地居民说,这些天鹅已在此处逗留多日。“这只天鹅是13日晚上7点左右出现在橡胶坝附近的,因为受伤飞不动,只好顺着河水往下漂。”人们试图划船搭救天鹅,但因水深浪急,始终无法靠近。

    “如果天鹅就这么漂到下游去,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呢。”人们开始想办法刺激天鹅的求生欲望。“我们冲它大声吆喝,天鹅受到刺激就一个激灵儿赶紧踩水,往上游去。”天色越来越暗,天鹅的身影在夜色中渐渐隐退。“它受伤了,能不能熬过去?”这一夜,人们没有睡稳。

    14日早上人们发现,天鹅不见了!于是赶紧拨打119报警求助。特勤二和大东消防中队到场后,开始利用冲锋舟下河寻找,终于在靠西一点的下游水面上发现了一个无精打采的白色身影。

    “天鹅!”消防员放慢了冲锋舟的速度,慢慢地向它靠近。一名消防员探出身去,一把搂住天鹅,轻轻地抱上船来。这只天鹅近半米长,10多公斤重,除了头顶有些黄色,通体纯白,依不失高傲地昂首挺胸,气度非凡。

    消防人员马上把它送往市野生动物保护站救治。一路上,心存疑虑的天鹅和抱着它的消防人员较劲:用坚硬的喙叨帽子、啄脸、拧胳膊,把战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经鉴定,这只天鹅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目前左翅受伤,一旦伤愈便可放归大自然。(靖宣/文沈生/摄)

  白天鹅的感谢信

  亲爱的沈阳市民:

  你们好!我就是那只刚刚被你们解救的白天鹅。都说天鹅是美丽而优雅的精灵,所以我们对生活环境特别挑剔。今年春天,我和我的伙伴们来到了浑河,这里的景色和美食令我们流连忘返。但5月9日那天,我出了点小意外,一张本不该出现的鱼网把我缠住了,多亏王家湾橡胶坝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费尽周折把我救了出来。获救之后我虽然很快飞走了,但飞了没多远我就觉得翅膀不舒服,估计是被鱼网剐坏了。到了13日,我已经无法再在天空中飞行了。失去了翅膀的我就如同失去动力的小船,只能在浑河上随波漂荡。

  13日晚7时,我实在筋疲力尽了,我被慢慢冲向那个叫王家湾的橡胶大坝。突然,我感到有异类在接近,我警惕起来,使劲伸长了脖子。原来是一只小船正缓缓朝我驶过来,而船上正是上次救我的人们。远方的岸上,还有一群人朝我指指点点。就在小船接近我的时候,一个大浪把我冲上了大坝,我无助地从大坝上摔落。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船上和岸上人们脸上的焦急与怜惜。被冲下大坝后,我曾试图向回游,但效果并不理想。黑夜中,我似乎听到仍有人在河面上搜寻我!

  14日早上,经过我的努力,我仅仅漂离大坝2公里多,而我再也无力划水了,只能在漂流中做着生命倒计时。突然,远方冲来一艘冲锋舟,几名穿着迷彩服、绑着救生衣的人发现了我,他们向我驶来。那时我并不知道船上是沈阳消防支队特勤二大队的大队长李忠海带着三名战友和沈阳晚报的记者来营救我的。面对陌生人,我想逃跑,于是我在冲锋舟靠近我时,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奋力跃出20多米。冲锋舟放慢了速度,围着我转了几圈。见我静静卧在水面上不动了,冲锋舟才驶到我的面前,船上的刘队长向我伸出双手,他轻柔但吃力地把10多公斤重的我从水里捞了出来,抱在怀里,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我放弃了挣扎。

  上岸了!在围观百姓的欢呼声中,我俨然成了明星。大家决定,立刻送我去市野生动物保护站救治,于是我登上了消防抢险指挥车,李忠海大队长又一次为我做了司机。但头一次坐车,我很不安,一下一下用长长的喙啄着他的胳膊,他却咬着牙一声不吭。到了市野保站后,我得到了更细心的呵护和治疗,当听他们说,把我的伤治好之后还会把我送到伙伴中去时,我心里激动极了。等我好了,找到我的伙伴,我会告诉他们,在沈阳爱鸟人的呵护下,我们的生活会更加无忧无虑!图片中心记者沈生摄影报道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