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猎分子盯上儋州“白鹭天堂” 万只白鹭遭遇地狱之门

        儋州有一出名景点“白鹭天堂”——那大镇洛基屋基村,在那里每年栖息着上万只白鹭。那里的人很爱鸟,还修建了六层的观鸟楼。不知何时,儋州光村镇留村场果园里也悄然集聚了近万只白鹭,可谓是儋州的了另一处“白鹭天堂”。然而,这里的白鹭却正遭受着严重的偷猎,如此以往,这自然形成的“白鹭天堂”还会存在么?对白鹭来说,也许这里并不是它们的“天堂”。  

   

为成群的白鹭

鸟巢里的雏鸟

   

留村场果园:儋州另一“白鹭天堂

  
        留村场果园离儋州市光村镇集市不远,沿着银滩公路车行两、三分钟就到达。1997年,徐汉雄承包了留村场100亩土地,种上了1700多株芒果树。
        2003年2、3月份间,留村场果园来了几百只白鹭,在芒果树上搭窝建巢。第一年,徐汉雄并不太在意,第二年白鹭逐渐多了起来,大概有了上千只;第三年白鹭更是成倍地增长,有了好几千只;现在,白鹭增长到了近万只。
        7月24日下午,记者跟随徐汉雄走进了他的留村场芒果园。白鹭鸟鸣叫声响彻了整个果园;芒果树树底下、树干上、枝条上、树叶上,一片片白色的白鹭粪便、羽毛随处可见;地上还落有许多已经孵化出小鸟的蛋壳;在大而实用的鸟窝里,有的雏鸟在睡觉,有的则抖着羽毛未丰的翅膀等待喂养。
        “在果园里,大概60%的芒果树上(即1000株左右)有窝,其中,每棵树上平均有3或4个,一个窝有雌、雄两只白鹭在照管,这样,一棵芒果树上就大概有6或8只白鹭,再加上雏鸟,所以,果园里就应该有近万只。”徐汉雄推算。


  白鹭可能是从洛基迁来

  
        据徐汉雄介绍,从2003年开始,白鹭都会在每年的2、3月份准时来到果园里搭窝建家、繁殖后代,7月底8月初,等到雏鸟长大后,就一起离开。白鹭每天都是在早上5、6点钟就离开窝巢,到海边去抓鱼或到森林里去抓虫,一旦抓到就回来喂养自己的小孩,每天都是忙忙碌碌,一直到晚上7点钟才回来。
        留村场的白鹭从2003年的几百只增长到现在的近万只,徐汉雄对此也感到吃惊。他一方面认为留村场果园适合白鹭繁殖的快速增长,因这一带有很茂密的森林,树种较多,而果园周围有农田,在距离果园1公里远的地方就是海边,而且东面1公里处还有水库。
        徐汉雄认为,有许多白鹭是从洛基的“白鹭天堂”迁移过来的。因洛基“白鹭天堂”的环境遭到了破坏:水库干枯;老百姓过度的开发,把周围的荒山都进行了开发,种上了橡胶,改变了白鹭的生长环境等。 


  近万只白鹭正遭厄运

  
        “果园里的白鹭今年遭殃了,今年果园里有80%的鸟蛋都被掏了。””徐汉雄无奈地说,掏鸟蛋的行为对白鹭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据徐汉雄介绍,从去年开始,就有人对果园里的白鹭进行了偷猎,今年,偷猎白鹭的行为也越来越严重。
        他说,偷猎者有的在晚上行动,有的则在白天进行偷猎。偷猎方式五花八门,有拿气枪直接射击的;有拿绳子来套的。他们先是把绳子打成滑结放在鸟窝里,等到母白鹭蹲下孵蛋时,猛地一拉,就把白鹭的脚给套住;有的就干脆爬上树去,对窝里的雏鸟下黑手。
        当地的群众表示,白鹭在这停留、生活对村民有好处,白鹭可以把虫子给吃了,庄稼的收成也会好起来的。有一位村民指出,大部分偷猎者是学生、小孩。偷猎者把抓到白鹭卖给那些专门收购点,每只白鹭可以卖上二、三十元,而鸟蛋大多数是直接煮着吃了。
        在镇中心学校读二年级的王露说,学校曾经对此作过宣传教育,叫学生不要去偷猎白鹭。李青(化名)是镇中心学校五年级的学生,他对记者说,他也曾经与村里的伙伴掏过白鹭蛋,抓过白鹭,抓到活着的白鹭拿到市场里的收购点去卖,可以卖得8元,而掏到鸟蛋一般都是煮着吃了。
        据群众透露,光村镇上有3个点在收购白鹭,他们把收购来的白鹭卖给酒店、宾馆等。光村镇林业工作保护站的符启道站长则对记者说,他们不知道光村镇上有人在收购白鹭。


  近万只白鹭明年还会不会来

  
        果园里的白鹭受到这么严重的偷猎行为,徐汉雄对此显得非常生气与无奈。他在担心,这些白鹭明年是否还会来?
        徐汉雄说,白鹭是有感情的,有好几回,他看到那些被抓走了雏鸟的白鹭的绝望情景,它们不停地围绕着窝巢在飞,并发出悲哀的鸣叫,听到那声音特别让人心碎。
        徐汉雄告诉记者,现在偷猎白鹭的人越来越多,很难管住他们。为了制止偷猎者的偷猎行为,他还与偷猎者发生了几次冲突。
        徐汉雄说,为了这事,他找过政府有关部门,想让有关部门在果园边立块牌子,上面写上“白鹭是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偷猎是违法行为”,是否可以把果园给围起来,防止偷猎的轻易进入。可是他始终得不到答复。


  林业工作站:缺少经费护鹭难办

  
        光村镇林业工作站的符启道站长告诉记者,徐汉雄来找过他们好几回。今年5月份,他们也派人去留村场果园看过。他们向上级部门反映过该怎样保护这些白鹭,但是没有得到答复。而他们由于缺少经费与专业的知识,对如何保护感到无能为力。
        符启道说,林业工作站工作人员去找过附近好几所学校的校长,让学校采取措施对学生进行宣传教育,学校也通过广播等方式对学生进行了教育,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还是有学生去偷猎。


  一人甘当护鹭天使

  
        “单靠我一个人无法保护这上万只白鹭了。果园面积很大,没有专门的围栏围着,偷猎者很容易就进入到园子里偷猎。有人出过高价钱让我把地给包出去,同样是为了白鹭而作罢。”徐汉雄说。
        据了解,徐汉雄为了保护好果园里近万只白鹭,不敢对果园里的芒果树进行剪裁,不敢施打农药,他宁愿让芒果年年减产。
        徐汉雄对记者说,为了保护这些白鹭,他每年至少损失有5000元。此前,芒果的年产量有高达10万公斤。但是自从白鹭落户这里后,芒果的产量逐年下降了,现在产量不到5万公斤。
        徐汉雄说,由于芒果树在逐年减产,他很想把芒果树给砍了,种植上橡胶或别的经济作物,但是就是怕会影响到这些白鹭。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