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鸟挣小钱 不如观鸟挣大钱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1-03-24来源:成都商报讯
【字体: 打印本页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

  观鸟产业潜力巨大

  资料显示,观鸟,作为一项时尚的户外运动在西方国家十分流行,并且成为重要的生态旅游产业,每年创造上千亿美元的社会价值。中国的观鸟发展于上世纪90年代,到2005年底,中国参与观鸟的人数已突破10万人。 据相关部门统计,每年都有超过100万的国外游客途经成都中转到四川各地旅游。如果成都打造中国观鸟中心,年产值相当可观。

  观鸟宝地别成猎场

  崇州市怀远镇祖灵山一带,空气清新,部分乡村的森林覆盖率高达90%,良好的自然环境成为大量珍稀鸟类南迁的必经之路。除普通鹰类,这里还可看见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金雕、凤头蜂鹰,以及来自西伯利亚顺着喜马拉雅山脉千里南飞而来的老鹰。遗憾的是,个别村民并没有想到利用良好的生态环境大力发展观鸟产业,而是借猛禽迁徙的季节,为了谋取蝇头小利违法打鸟。

  遗憾:农闲村民上山打鸟

  19日上午,记者来到崇州怀远镇青峰岭社区的祖灵山一带。在一座几乎没有“路”的山上爬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在山顶看到举枪打鸟的村民——一个穿军绿色外套的男子正躲在丛林中观察天空盘旋的鹰鸟。

  男子是当地村民,名叫周晓军(化名),他的几个同乡分布在四周另外的山头上。为避免被目光犀利的鹰发现,猎鸟人在山上专门做了一个用树枝编成栅栏用来隐蔽的“营地”。在周晓军的“标准”里,“管它啥子鸟,只要超过半斤就打。”这段时间候鸟南迁,祖灵山一带是很多鸟的必经之地,最近没多少农活的周晓军便和同乡上山打鸟。

  周晓军的铁砂枪静静地依在栅栏上。这支枪大约有1.5米长,单管的火药枪,是他花400多元买的。“躲一下!”周晓军一边跳到栅栏内,一边低声喊。他机警地发现有一只鹰朝这个山头飞来。虽然这只鹰离得还很远,但周晓军已经习惯性地握紧了枪,从栅栏缝隙里严密监视这只鹰。鹰飞得不高,周晓军已经举起了枪,但直到鹰斜斜地从山腰飞远去,他也没有开枪。“这一只飞得够低了,但是水平距离太远了,打下来掉到没有路的山坎子里,找都找不到。”周晓军解释道。

  又耐心等待了半个小时,周晓军突然紧张地跳到栅栏内抓起了枪——一只鹰飞过来了,它在空中轻轻振翅翱翔。周晓军低身隐蔽着,鹰沿着山滑翔,离枪口很近,就在鹰转身的瞬间,枪响了。鹰的双翅一缩,头朝下栽,旋转着飘入丛林。

  不一会,提着枪跑入林中的周晓军把鹰捡起来,扔在地上。这是一只普通鵟,羽毛很漂亮。这种鸟大多繁殖于古北界及喜马拉雅山脉,现在它们需要迁徙到北非、印度及东南亚越冬。周晓军提起鹰掂量一下,有两斤多,可以卖到近百元。但这只,周晓军不打算卖,“准备送给人吃,交朋友嘛”。

  建议:打击猎鸟发展观鸟

  昨日,崇州市林业局森林公安科科长张颖表示,对个别人把鸟视为“盘中餐”的情况,他们将予以坚决打击。近期,他们在多个山区展开巡查,下一步将加大对违法打鸟的打击力度。此前他们曾经多次搜查枪支,但在部分村里清缴不够彻底,下一步他们还将组织枪支大清查。

  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扎西学介绍,每年的春秋两季,生活在西伯利亚和东北亚的猛禽会迁往东南亚一带过冬。对于很多鸟类来说,特别是猛禽,宽阔的成都平原太大了,它们难以直接飞过去。为了能够顺利迁徙,它们向成都平原的东西两侧聚集,沿平原和山地的边缘地带迁徙。因为山林相对安全,飞累了可以停下来休息,沿途食物也比平原多。于是成都平原东西两侧出现了猛禽迁徙通道。东线为沿龙泉山山脊一带,西线则刚好经过崇州的怀远镇。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猛禽从祖灵山一带的上空飞过,前往它们的繁殖地或者越冬地。

  猛禽迁徙通道对于猛禽迁徙来说至关重要,人为的干扰和猎杀无疑会对猛禽的数量和迁徙带来巨大的影响。他呼吁人们改变对鸟类的传统认知和对待方式,违法打鸟不如发展观鸟,比如在猛禽大量迁徙的季节,吸引城市居民前往观赏,当地人为观赏者提供服务,这样既保护鸟儿,也可以为当地村民增加一定收入。

  本报记者 余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