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 动物园内外

重庆女兽医治愈动物近千只 不怕狮虎只怕蛇

 

 

    昨日下午3点,重庆野生动物世界。

    美洲虎“黑妞”慢慢退往笼子一角,蜷起身,目不转睛盯着不断走近的白大褂,确切地说,是白大褂手中那支1米多长的吹管———过去3天,感冒的它已经挨了6针———忍无可忍了

    吹管被举起———眼见无可躲避,“黑妞”毛了,咆哮声中伸出爪子直扑笼门,说时迟那时快,身还未动,注射器已稳稳扎在它身侧。

    “成了。”段希彦放下吹管。

    32岁的段希彦,因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突出成绩,本月获得由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等单位共同设立的“2010年斯巴鲁生态保护奖”。

  治愈动物近千只

    段希彦主管全园黑猩猩、小熊猫、金银白虎、白犀牛、河马、天鹅、金刚鹦鹉等100余种4000余只珍稀野生动物的防病治病等工作。过去8年间,她治愈珍稀野生动物近千只,每天至少徒步行走10余公里,穿梭在园区各个动物展馆之间。

    2004年6月,年仅1岁的黑猩猩“凯儿”精神极差,咳嗽、呼吸加快、体温升高至39.5℃。检查诊断为支气管肺炎,用青霉素静脉滴注后出现过敏现象,“凯儿”生命危在旦夕。段希彦和同事们立即对“凯儿”实施急救,将它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2005年2月,几只小熊猫出现精神不振、眼角膜发黄的症状。这几只小熊猫身上检测出病毒性肝炎病毒,如治疗不及时或处置方法不得当,20多只小熊猫种群将无一幸免。段希彦主动申请呆在小熊猫馆,进行定点治疗。半个月后,这群小熊猫仅死亡2只。之后,段希彦坚持给它们预防接种,以后的几年中,这群小熊猫无一发病,并成功繁殖后代。

    2006年4月,一群约100只的黑天鹅、疣鼻天鹅全群出现精神差、吃东西不积极,其中20多只病情严重的双翅下垂、无法站立甚至出现神经症状。症状较轻的,段希彦挨个给它们喂药打针,症状严重的,段希彦就一只一只地输液治疗,一只也不放弃。最终,病情得到较好控制,全群天鹅治愈率达95%以上。

    2007年6月,一只怀孕梅花鹿难产。段希彦果断对它实施麻醉,检查结果为前肢肩关节屈曲。纠正胎位后,小梅花鹿顺利产出,母子平安。

    2008年12月,车行区一头怀孕斑马出现不吃食、不排便、焦虑不安症状,初步诊断为肠梗阻。在灌肠无效的情况下,只有实施手术治疗,而段希彦就是此次手术的主刀兽医。整个手术过程持续2个多小时并取得圆满的成功,而阻塞斑马肠道的,是一块重约2公斤的马宝。

    2009年1月,一只名叫“阿菲”的白犀牛出现严重腹泻症状,对症的口服药物几乎一一用过,收效甚微。如果病情再得不到控制,这只犀牛就会脱水死亡。段希彦和同事们决定对犀牛进行肌肉注射,但犀牛属厚皮兽,不易进行肌注。在经过多次的失败后,他们终于找到两个突破口,一个是尾根部,一个是耳根部,他们甚至还打通了耳部静脉通道,最终让“阿菲”痊愈。

    2010年5月,一只名叫“仔仔”的小斑马在玩耍时不慎将右前肢胫腓骨摔成粉碎性骨折,段希彦和她的同事立即对小斑马骨折部位实施夹板固定……

    无敌女兽医怕蛇

    跟大多数女人一样,这位在动物面前威风凛凛的女兽医怕蛇,不过,段希彦牢记一点,面对强势动物不能示弱,更不能表现出来。

    所以,她敢独自跪在蛇身上,将其固定,然后,从其鳞片间隙下针。一次蛇挣扎起来,差点把她咬了,所幸闪得快,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真正被咬的,只有一次。凶手是憨乎乎的小熊猫。被网兜网住的小熊猫被打针打怕了,从网兜里把嘴伸出来,狠狠咬了段希彦一口———隔着桶靴都留下伤痕,可见下口之狠———梁子结得深啊。

    段希彦是西南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毕业的。因为大学期间在重庆野生动物世界实习了一个月,爱上这里的动物,加上为了跟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一起工作,她成了一名兽医。

    因为这项工作,爱动物的她不敢在家养宠物———怕工作场所与家里的动物交叉感染,动物生病受罪。不过怀孕期间,她可没含糊,也没那么多忌讳,每天挺着大肚子照样穿梭于动物笼舍,直到生产当天。

    也因为这样,家里多了个天不怕地不怕跟动物有特别感应的女娃娃。段希彦的女儿今年4岁,看见老虎狮子乐不可支,不知怕为何物。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有次给老虎打疫苗,群虎咆哮,小家伙就在妈妈肚子里使劲踹,与动物一唱一和。这样的胎教,怕才奇怪。

    “对于活着的动物,总能克服畏惧感,我最怕的,是看见它们挣扎、死亡时,那种无助和痛心,那才叫真正的害怕……”段希彦说。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