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国家湿地保护利用的经验和做法

 

“我国湿地保护利用工作在与世界逐渐接轨的同时,完全可以借鉴国外的一些经验和做法。”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克林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目前国际社会对湿地的保护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以纯保护为主的湿地原生态区运作模式,一种是偏重利用的湿地风景旅游区运作模式。中国地少人多,后一种模式更符合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

从老工业区到城市湿地乐园

英国在湿地保护利用上的一大经验是将城市附近荒废的老工业区改造成为湿地公园。伦敦湿地中心是世界上第一个建在大都市中心的湿地公园,距离白金汉宫只有25分钟车程。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只是四个废弃的水库。在建设伦敦湿地中心的过程中,当地人始终抱着这样一个意识:湿地是一个生态系统,生态系统的建立和运转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急于求成,因此这个湿地公园在建成8年后才对外开放。其间,科技人员定期监测生物的恢复状态,直到这里水草丰盈、树木繁茂。

如今,这里已成为了欧洲最大的城市人工湿地系统,种植了30多万株水生植物和3万多棵不同的树木,常年栖息和迁徙经过的鸟类达到180多种。

科学管理促进湿地健康发展

在保护好湿地的同时,如何既能产生一定经济效益,又能开展科研工作?日本在这方面的做法值得借鉴。

首先是严格控制游客数量。为避免人类活动对湿地造成重大影响,一旦游客临近或达到事先设定人数,湿地公园就不再放行;二是注重寓教于乐。不少湿地公园里的动物模型都是用软木雕刻成的。这样做既减少了制作费用,又不会伤害动物。公园还出售软木,供游客亲手制作小动物模型;三是合理设计公园设施。北海道湿地公园为游客设计了能看到最多景观的路线,制定最佳观赏时间,并提供大量资料供游客取阅。工作人员估算游客感觉疲惫的行走距离,恰到好处地设置可供休息的小亭子。待游客坐下一看,还能发现旁边正好就有一些湿地动植物的小图片、小资料。一趟旅行下来,游客们玩得尽兴,也学得开心。

湿地风景区还应成为良好的科研基地。日本瓢湖湿地保护区多年来一直坚持观测候鸟,从第一只鸟飞来的那天开始,直到最后一只鸟离开,都记录在案。工作人员还在保护区两公里内设置了大量摄像头,需要时可随时拉近镜头,在不打扰鸟类的同时,方便了科研人员或游客的近距离观察。

在实践中提高湿地保护意识

不打扰小动物是研究和观赏湿地生物的要求之一。在欧美一些国家的湿地公园里,常常可以看到父母向小孩示意安静,因为旁边的那只小鸟正在睡觉呢。作为回报,公园也会开辟专门的区域供游客近距离接触湿地动植物。

明尼阿波利斯是美国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该市有一个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所,每年吸引了大量游客,尤其是中小学生前来参观。小游客们可以亲自用小网兜等工具捕捞鱼虾和昆虫,在显微镜下观察并学习相关的生物知识;在日本琵琶湖湿地公园的体验区,游客可以伸手到水池里摸一摸鱼,捏一捏海参,大人小孩都捋袖子齐上阵,玩得不亦乐乎;在韩国安山市的湿地实验学校,学生们可以自己踩水车扬水,将水引入晒池晒盐,晒好的盐学生们可以自己带走。在学校附近的滩涂,工作人员还种上各种湿地常见的植物,让学生们辨识。

区域联动共同保护湿地资源

相当一部分湿地资源跨越了多个国家和地区,因此,区域联动、通力协作就成为保护湿地及其他生态环境的必然选择。斑尾塍鹬的迁徙就是一个成功例子。

每年3月下旬,500多万只斑尾塍鹬都要从南半球的新西兰出发,一刻不停地飞抵北半球的中国、朝鲜和日本等国家的滩涂。它们在这里停歇约5周后继续飞往美国阿拉斯加繁衍后代,之后再飞回新西兰。这趟超过3.5万公里的旅程跨越了22个国家和地区,只有这些国家和地区共同努力,这趟迁徙才能顺利完成。

为此,澳大利亚、日本每年都会出资召开研讨会,供沿途的国家交流数据,共享资料。美国还为一些鸟装上了价值5000美元的小型卫星跟踪装置,并动用了3颗卫星进行全程监测,所得数据无偿提供给这22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组织。更重要的是,各个国家和地区都尽力保护沿途湿地,不轻易开发这些一年可能只被小鸟使用几周的湿地,大家深知一旦路途中的某块湿地受到破坏,这个跨越22个国家和地区的旅程就无法继续了。

“《湿地公约》开篇即明确承认季节性迁徙中的水禽可能超越国界,因此应被视为国际性资源,呼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陈克林说,“其实,不仅是鸟类的保护,在整个湿地保护的工作中,局部的合作、国际的合作都是必须的,因为湿地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资源。” 文/经济日报 佘 颖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