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野生动物致人损害的责任承担

    随着对野生动物保护的力度逐渐加大,一些新的问题出现了:许多地区出现野生动物伤人、毁损农作物等现象。早在1998年,青阳县乔木乡做过野猪种群调查,发现每亩就有1~2头野猪活动,大都已成群,该乡共有400头以上,且繁殖较快,生命力强,其为杂食性动物,主要以野草、幼嫩树叶和农作物为食,且有成群的习性,进入秋冬季节,野猪便频繁下山,给农作物造成了极大伤害,有的山区甚至无法耕种,最后不得不抛荒。不仅是自然保护区中的野生动物会对人类造成伤害,生活在动物园中的动物也会威胁人类安全,在1999年上海野生动物园就出现了东北虎伤人并致人死亡的事件。

  这些现象引发了人们的一些思考:我们一直以来只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以致于立法中只强调了人们在处理与野生动物关系时的保护义务,而对人们的权利很少提及。随着环保形势的变化,野生动物保护中的一些矛盾和问题也显现出来,在法律上表现为:一方面,在野生动物保护中,人们的人身和财产遭到野生动物侵害时,人们的合法权益如何保护;另一方面,如何加强对野生动物自身的管理,以减少人与动物的冲突。由此,我们需要对野生动物致害后的责任承担及其救济作一研究,以期建立一个较为完善的救济制度,以保护人类的权益与野生动物的繁衍生息。

  一、野生动物致害的责任性质

  具体说来,能够引起野生动物致害责任的野生动物范围,具体包括国家级保护的野生动物和省级保护的野生动物。从其生存状态上来说,又可以具体分为以下几类:(1)生活在动物园中的野生动物;(2)马戏团或者其他驯养繁殖场所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3)原由某人饲养后又被放生或者逃逸并完全回归自然状态的野生动物;(4)生活在自然保护区中的野生动物。而根据野生动物是否有特定的占有人或管理人,可将其致害责任性质分为侵权责任与国家补偿责任。下面就这两种责任作详细论述。

  侵权责任产生的法律依据:侵权责任是侵权行为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时,依法应当承担的民事法律后果。当野生动物由特定人占有及管理时,可参考饲养动物致人损害来处理,这种情况主要包括生活在动物园中的野生动物以及马戏团、其他驯养繁殖场或者个人所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致人损害的情况。当这一类野生动物致人损害之后,应由野生动物的占有人和管理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民事责任是指民事主体违反合同义务或法定民事义务而应承担的法律后果,有以下几个特征:(1)以民事主体违反民事义务侵害他人的民事权益为前提;(2)以一方当事人(加害人)补偿另一方当事人(受害人)的损害为主要目的;(3)可以由当事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协商。因为野生动物已经由人类所控制,那么其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尽到看护照顾的义务,否则就要承担不利后果。因此可以适用我国《民法通则》关于饲养动物致害责任的规定,由野生动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并且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来归责。

  二、民事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

  《民法通则》第127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由于第三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一条文规定的,就是动物致害责任。动物致害责任,是指饲养的或者豢养的动物致人损害,该动物的所有人、占有人等所应当承担的赔偿受害人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害的特殊侵权责任。对于赔偿责任的构成,则必须具备以下几个要件:首先,致害物须为饲养的动物。判断动物是否为饲养,有以下几个标准:一是它为特定的人所有或占有;二是饲养者或者管理者对动物具有适当程度的控制力;三是动物依其自身特征,有可能对他人的人身或财产造成损害;四是该动物为家畜、家禽、宠物或者饲养的野兽等;其次,须有动物加害他人。动物致害,须为动物基于其本能而加害于他人,而不论其是自主加害还是在外界刺激下加害,亦不论其是积极状态加害还是消极状态加害;再次,须受害人受有损害的事实。动物致人损害,其损害事实主要是人身伤事实和财产损害事实。除此之外还包括动物造成的某种妨害状态。例如,学童因恶犬常立于其赴校必经之路而不敢上学,因犬之纠缠而致误机、误车,等等,均构成损害事实;最后,须动物加害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

  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主体及免责事由:对于生活在动物园中的野生动物,动物园的经营管理者作为其占有人和管理人,对于其致人损害对受害人做出损害赔偿;对于马戏团、其他驯养繁殖场或者个人所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致人损害的,由马戏团或者驯养繁殖场所的管理者或者饲养者本人承担责任。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马戏团或者驯养繁殖场所的野生动物致驯兽师或者驯养员损伤的,依照动物致害免责事由,动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与驯兽员、兽医等约定了免责事由后,驯兽员或者兽医遭受损害,则动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依此来免除野生动物所有人或管理人的责任。具体来说,对动物进行驯养、医疗、服务等活动的专业人员,可以明示或者默示免除动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的责任。这是因为,上述人员均为专业人员,在签订协议时,就接受了动物致害的危险,因此应免除所有人与管理人的赔偿责任。

  三、国家补偿责任

  能产生国家补偿责任的野生动物致害的情形包括原先由某人所有后来被放生或者逃逸的野生动物以及生活在自然保护区中的野生动物。

  对于没有特定占有人或管理人的野生动物,即完全处于野生状态的野生动物的致人损害的行为如何对受害者进行补救,我国法律目前尚无明确规定。但是,首先应当明确,野生动物致害应当遵循“动物致害,国家买单”的原则。《野生动物保护法》第14条规定,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和其他损失的,由当地政府给与补偿。有学者认为《野生动物保护法》第14条规定的“补偿”是国家赔偿责任,我认为这是不准确的。国家补偿和国家赔偿虽然一字之差,却相差万里。国家补偿目的在于国家对特定受害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损失的填补,旨在对因公共利益而遭受特别损失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供补救,以体现国家与普通公众间的利益平衡,并不意味着任何对国家的非难。国家补偿因国家合法行为引起,例如国家土地征收补偿制度。而国家赔偿是通过法定赔偿义务机关对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的损害所给予的赔偿,是国家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所应当承担的不利后果。群众的人身、财产受到损害是客观存在的,而这种损害是由野生动物所造成的,并且是其独立动作非人类所驱使,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亦没有实施违法行为,因此,将完全出于野生状态的野生动物致害责任定性为国家赔偿责任是不准确的,应当将其定性为国家补偿责任。

  综上,对于原先由某人所有后来被放生或者逃逸的野生动物,如果驯养的野生动物彻底脱离驯养人,回归自然后致人损害的,驯养动物的人不承担损害民事责任,而是由国家承担补偿责任。对于生活在自然保护区中的野生动物致人损害的,则当然由国家承担补偿责任。

  承担国家补偿责任的机关:对于因野生动物致害而承担国家补偿责任的机关,我国法律还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在《野生动物法》第7条中规定,国务院林业、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分别主管全国陆生、水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林业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陆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所以,对完全处于处于野生状态的野生动物致人损害的补救,针对陆生动物的国家补偿机关为国家林业局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林业局,针对水生动物的国家补偿机关为国务院渔业主管部门。

[NextPage]

    结  论

  以上所说的救济制度都是在野生动物对人类造成损害后,人们所采取的消极被动的补救措施,可是人们在自然面前仅有这种消极和被动的迎合是不够的,还要采取积极主动地管理措施以最大程度地减少这种冲突。针对目前众多的野生动物过度繁殖,影响生产和安全的情况,可采取以下措施:

  (1)在保护野生动物生存环境方面,应当做到下几点:首先,加快小城镇建设步伐,实行退耕还林政策,将农村人口城镇化,还野生动物一个广阔的生存空间;其次,将分散在山中的农户集中起来,减少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再次,着力加强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栖息环境,制止任何形式的毁林垦荒,限制对林区的砍伐。

  (2)在防范野生动物方面,首先,可以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如收获季节设置围栏,组织巡护,根据不同动物的生活习性采取灵活多变的驱赶、恐吓措施;其次,可以经过政府科学论证,组织专业捕猎队,有计划、有组织地分期限制猎捕,以调控种群数量。

  (3)在损害救济方面,建立野生动物保护基金,在野生动物致人损害后则由基金给予受害人以救济,就可减轻政府的压力;另外,尝试设立“野生动物致害责任保险制度”,政府可以购买野生动物致害责任险,当野生动物对人类人身和财产造成损害时,由保险公司予以赔偿。

  野生动物是国家珍贵的自然资源,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保护它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当野生动物侵害人们的合法权益时,我们要听之任之。国家应当建立一套完整的制度,不仅要对野生动物致人损害作出补救,更要防患于未然,这样不仅有利于保护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更有利于保护濒危野生动物,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

  (作者单位: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