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弱女子与鳄“共舞”十余年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9-08-14来源:南方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驯鳄第一女”胡诚礼(右一)。受访者供图

  她出生于四川省一个中医世家,曾被选拔为四川省歌舞团的芭蕾舞演员。因偶然的机会开始接触鳄鱼,从此深深爱上这种外形凶猛的动物。

  如今她在中山开了个生态园专门从事鳄鱼的驯养繁殖研究工作,她的梦想是在中山兴建一个鳄鱼王国。

  提起“中国驯鳄第一女”这个称号,胡诚礼显得既淡定又谦虚。她坦言自己是个很感性的人,平时喜欢唱歌跳舞。但在治疗驯养野生动物的过程中,她却必须很理性。“一不留心,可能连命都没了。但如果用心去爱它们,彼此就能成为朋友。”

◎感性 

放弃红火生意走上驯养之路


  眼前的胡诚礼看上去十分柔弱,谈话间流露出一丝丝感性的温柔。

  生性活泼的胡诚礼15岁那年被选拔到四川省歌舞团当芭蕾舞演员,后来受父亲的影响改学中医。1992年,因婚变离开家乡,南下到珠海斗门开了一家四川火锅店,生意还算红火。

  有一次,胡诚礼听食客说白藤湖旅游城想购买10多只狗熊表演,但一直买不到。她想到家乡很多人都在驯养狗熊,便毛遂自荐帮旅游城买回13只狗熊。她的驯养野生动物之路就从那时开始。

  从自己家乡带回来的狗熊,胡诚礼对它们有着特殊的感情,有事没事就过去帮忙喂养。有一天,一头被称作“孤独熊”的狗熊失踪了,当被找到时,“孤独熊”已经被当地农民打得遍体鳞伤:左眼几乎瞎了,右眼正在化脓,前右脚和后左腿被打断。“孤独熊”一听到胡诚礼的声音,一边爬过去一边发出悲戚的声音。

  “当时我忍不住就哭了。”提起当时的场景,胡诚礼至今仍相当感伤。在她看来,动物都是很有灵性的生命。

  “孤独熊”回到白藤湖后,胡诚礼马上跑到珠海斗门县请兽医帮忙治疗。但当时兽医以没治疗过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请求:“治疗狗熊?我们是治鸡治鸭的,哪会治这些东西?”胡诚礼对这个场景记忆犹新。经历这次求医的尴尬,她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治好“孤独熊”。

  没有任何治疗动物的经验,胡诚礼便尝试用自己学过的中医方法治疗孤独熊。她甚至把自己的手弄到化脓,再尝试敷中草药看效果,以此来帮“孤独熊”治疗。没有任何医疗设备,胡诚礼便自己找合用的设备。她买回一只一次性注射器,每次趁“孤独熊”不注意时给它喷药消毒。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孤独熊”的病竟然被她治好了。

  也是因为这次治疗“孤独熊”的感性经历,胡诚礼开始走上驯养和治疗野生动物的道路。为了照顾和治疗狗熊,她毅然放弃火锅店的生意到白藤湖旅游城任职。“当时我觉得狗熊很可怜,没人关心,如果我不照顾它们就没人会照顾它们。而且我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天分。”胡诚礼笑道。

◎大胆 

一次治疗与鳄鱼结下不解缘


  与鳄鱼相处及治疗,需要的是超乎寻常的勇气。

  胡诚礼笑称自己的大胆是慢慢磨练出来的,当初接触狗熊和鳄鱼时,她也曾被吓得尖叫过,但如今她已经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1995年,为丰富旅游特色,白藤湖从马来西亚引进100条鳄鱼。但因气候、温度差异等原因,有10条鳄鱼先后死亡。“老实说,我第一眼看到鳄鱼时就吓得尖叫。但看到鳄鱼一条接一条死去,我觉得它们很可怜,就决定试着去帮它们治疗。”胡诚礼回忆道。

  事实上,当时在白藤湖里有专门治疗鳄鱼的教授,但他们对鳄鱼的病也是束手无策。胡诚礼大胆地找了条奄奄一息的鳄鱼做实验。她先给鳄鱼降温,再给鳄鱼打下青霉素和其他消炎药。隔了一段时间,她以为鳄鱼死了,哪知道鳄鱼看到它竟然吼了一声。“当时我还是吓得尖叫出来,但相当开心。毕竟鳄鱼活了过来。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上这种动物。”经过胡诚礼的治疗,白藤湖内数十条鳄鱼奇迹般被救活了。

  在这之后,胡诚礼开始发觉鳄鱼实际上是相当有灵性的动物,甚至比狗还懂人性。她也提起胆子主动去了解鳄鱼的表演,近距离和鳄鱼进行接触,深入了解它们的习性和饮食习惯。

◎执着 

弱女子相伴凶猛动物十余年


  与凶猛的动物打交道,对于一位柔弱的女子来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胡诚礼凭着自己执着的性格做到了,而且一做就是十余年。正因如此,她被许多人称为“中国驯鳄第一女”。

  据胡诚礼回忆,在白藤湖训练鳄鱼的过程中,她的名气逐渐大起来了,随后被番禺香江野生动物世界挖走。但一年后她不顾老板的挽留而离开,只因为她与管理人员呼唤鳄鱼的声音有分歧。

  在当时泰国人驯养鳄鱼被公认为较为专业。胡诚礼喜欢用“咕咕咕”呼唤鳄鱼,而泰国管理员喜欢用“碍碍碍”。因为在泰国驯养鳄鱼的声音全部是“碍碍碍”,鳄鱼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容易管理。

  但胡诚礼有着自己的看法,因为小鳄鱼破壳出生时,就是“咕咕咕”地叫个不停。她后来也把这些声音录下来,在下一批鳄鱼出生之际播放,结果小鳄鱼争先恐后地破壳而出。因此,胡诚礼执着地认为“咕咕咕”是鳄鱼母体的声音,鳄鱼同样可以接受。

  但泰国管理员并不接受胡诚礼的观点。因为这样的分歧,胡诚礼决定离开番禺香江野生动物世界这片规模巨大的鳄鱼世界,重回白藤旅游城。在过后的几年,胡诚礼因为成功驯养鳄鱼而闻名全国,她的名字还被列入中国农林牧专家辞典。

◎梦想 

想在中山建立一个鳄鱼王国


  接触鳄鱼至今将近14年,如今胡诚礼已经深深喜爱上这种看上去异常凶猛的动物,连它们走路的姿势她都觉得可爱。她坦言,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敢去接触它们,并跟它们有这么深刻的认识与沟通。胡诚礼的手臂上如今还残留着多道被鳄鱼抓伤及咬伤的疤痕。

  胡诚礼现在做的最具勇气的事情就是在中山兴建一个专门从事鳄鱼驯养研究的生态园。为了建起这个鳄鱼王国,她把毕生的积蓄都投入进去,还四处借债。在她的努力下,昔日的深山内已经拔地而起一个颇具规模的生态园。2008年,这个生态园成为全省22个水生野生动物救护网络成员之一,目前也是中山首个水生野生动物救护基地。

  而胡诚礼的梦想并不只是兴建一个生态园。她希望能把鳄鱼的驯养繁殖做成产业化。在她看来,鳄鱼全身都是宝,它的驯养前景也是相当广阔。一旦鳄鱼的驯养繁殖能形成产业化,这在国内将是首创,经济效益也是相当可观。

        本报记者 游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