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稼常遭野猪啃吃人与动物怎样和谐相处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9-08-18来源:金阳时讯-贵阳晚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核心提示
     距习水县东皇镇约12公里处,坐落着太平村、长迁村等多个村寨,虽然这些村寨紧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村民们却未因“天然氧吧”、“天然植物基因库”这样的优越环境而感到欣慰,反而他们每天都要被从深山里来的“不速之客”扰得不安。如果对农作物的防护稍有懈怠,那么,当年的收成就会减产,一年的辛劳就可能付诸东流……
 


    图为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包谷又遭殃了,实在可惜。



         老人与猎狗
        深夜守护包谷地  
    8月1日夜晚9点刚过,太平村塆子组65岁的黄飞喜老人又牵着他的猎狗去包谷地守夜了,因为已到包谷的采摘时节,为了谨防自然保护区那边的“不速之客”偷袭包谷,黄飞喜老人一家近一个月来几乎每天夜晚都要守猎。在太平村当地,大多数村民家都会采取这样的行动来保护庄稼,而这样的行动在当地不少村民组已持续了近两年。


   图为蒋村长告诉记者,自然保护区范围逐渐扩大,现在部分保护区已和村寨重合。


    凌晨3点左右,包谷地里传来了大面积的“踩踏声”,随着几条猎狗的犬吠以及村民们冲上去制止,包谷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糟蹋后,“踩踏声”迅速向自然保护区方向离去。村民们表示,类似的“防御战”在自然保护区周边的村寨,几乎每周都要进行10多次。
    次日早晨,记者在前一夜的“战场”上看到,近百平米的包谷地里一片狼藉,只有一些吃剩的包谷核和被折断的包谷杆横七竖八地留在地上,现场的黄飞喜老人心痛至极。
    “又是那群野猪干的,守了一晚上还是没有防住。”采访中,黄飞喜老人告诉记者,这次包谷地受损已是自7月份以来的第三次了,前两次损失更严重。


    图为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晚上必须安排人在帐篷里守夜,防止野生动物来糟蹋庄稼。


       不速之客常“光顾”
       太平村里不“太平”

    太平村的蒋中华村长告诉记者,不仅是太平村塆子组,包括邻近的杉林组、尧房组以及再远一点的长迁村也存在相同的情况。为了防御野猪偷食,附近的村寨几乎每500米左右就会设置一个帐篷在庄稼地附近,用于夜晚村民们守夜,否则,损失更为惨重。记者沿村寨周边调查发现,农田附近确实有不少帐篷。
    蒋村长告诉记者,村里栽种的各类作物包括玉米、胡豆、豌豆苗、红苕、南瓜等都无一幸免,而受影响的农作物面积在千亩以上。除此之外,村里喂养的家禽以及牲畜幼崽也经常被吃。
    太平村87岁的方吉银老人告诉记者,他是一个孤老,栽种的洋芋、包谷、胡豆、豌豆经常被野猪、刺猪、野兔吃掉。每次都要费很大的精力才能补种上,每补种一遍,都会令他伤心不已。
    记者在当地的几个村民组采访了解到,自然保护区内的野生动物来附近村寨袭击庄稼的现象已持续三年多了,它们主要是保护区内的野猪、野兔、刺猬等,其中野猪最多。除了农作物和家禽被偷食外,如果村民在落单的情况遭遇野猪,被野猪咬伤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看着自家受损的包谷地,黄飞喜老人回忆说,野生动物来此偷食是近年来才出现的,且情况越来越严重。据蒋村长介绍,随着习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环境越来越好,野生动物的繁衍速度也越来越快,五年前村子周边只是偶尔看见一两头野猪,可现在看见的都是成群的,且每一群的数量都在十头以上。

    野猪数量越来越多
    庄稼收成越来越少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保护区周边的太平村、长迁村等村子多属省级一类贫困村,村民们全部的收入多靠务农所得,每户农家一年的收入在3000元左右。自从2007年野猪数量不断增加以来,村民们的收入都因农作物大量受损而递减。预计今年的收入会减少1000元左右,这就使得原本就很贫困的村民们雪上加霜。
    据蒋村长介绍,针对保护区内的野生动物不断侵扰村子的情况,他们曾向习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习水县人民政府、东皇镇人民政府等部门多次反映,并递交了三次相关的书面报告,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我们研究一下”,然后就没有下文了,野猪袭击庄稼的现状不仅没有得到改善,而且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野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们只是把它们吓走,不会伤害它们,但我们也要吃饭呀!”对于野生动物的长期侵扰,不少村民都感到无可奈何。随着野猪数量的逐渐增多,随之带来的却是农作物产量的逐渐减少,村民的经济收入不断下降。对于这些居住在保护区附近,且生活贫困的村民来说,他们迫切希望有关部门采取相应措施改变现状,否则长此以往,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矛盾将会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