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神圣的责任在呼唤(下)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9-08-28来源:上海金融报
【字体: 打印本页

    镜头背后的故事老葛告诉我,一些摄影师在高原拍摄野生动物时,通常采用“惊扰追赶拍摄法”,那些富有动感的图片通常是驱车穷追猛赶后的结果。在原本缺氧的高原,往往会造成动物因过度疲劳而毙命。老葛严肃地说:“摄影师首先应该是环保主义者,拍摄的动物才是真正的主人。我们既然已经是入侵者,就一定要尽量不干扰、破坏野生动物的自然生活。”他把自己的拍摄手法概括为:“步行跟踪、掩体潜伏、加强伪装”。看得出,他仍然保留了不少军人的思维。

  老葛说:“我的照片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们是我用生命等来的。”对他而言,摄影起初只是兴趣爱好,现在则是一种责任。他对我说:“我是用心在拍。”

  2002年“五一”期间,老葛利用长假,来到距西宁850公里的玉树州隆宝滩。这里海拔4300米,气候恶劣,高寒缺氧,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的繁殖地。隆宝滩的湿地沼泽,看似平静却暗藏陷阱。5月4日早晨,他身背摄影包,肩扛三脚架又一次出发了。突然,在湖北侧的沼泽地发现了一对黑颈鹤低头觅食。他兴奋异常,立即轻装上阵,仅带了相机、脚架,屏住呼吸慢慢向目标靠近,不觉间接近了七八十米,开始频频按动快门。这时,脚下的草墩已有些晃动,他清楚已到了沼泽深处,心中虽有些犹豫,却经不住黑颈鹤美丽身影的诱惑,继续纵身向前面的草墩跳去。不想一脚踏空掉进了水里,他急忙拔脚,脚下却像有什么东西拽拉,越拔越深,一会工夫,陷进了大半条腿。“不好,我掉进了沼泽!”观察四周,最近的牧民点也在两公里以外,呼救根本不起作用。怎么办?情急之中,他用三脚架的手柄钩住前边的草墩,拽着三脚架费力地拔出了右腿。一只胶靴和尼康相机镜头盖,却永远地留在了隆宝滩。

  2002年6月的一天,老葛拍摄过青海湖晚霞正走向鸟岛守卫室,突然听到“嘎”、“嘎”的群鸟惊叫声。他四周观望,发现一个人影也没有。鸟叫的方向,一群棕头鸥惊恐地盘旋俯冲,地面上一只狗样的动物在鸟巢区左冲右突。“狼”,老葛心中一惊。虽然他早就听说狼是哺乳期鸟类的主要天敌之一,常常泅水或翻越保护栏进鸟群吞食雏鸟、鸟蛋,但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决不能让狼祸害小鸟”,他顾不得多想,提起三脚架“嗷嗷”高喊着向野狼奔去。离狼50米时,野狼停止了扑咬,呲牙咧嘴地向他张望,两眼透着绿光。他举起三脚架大声吼喊着继续逼近。也许狼生来怕人,也许鸥鸟的进攻使它产生了恐惧,它迟疑片刻,转身跑了。事后想起这一幕,老葛还真有点后怕。

  2003年春节的大年初八,老葛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在青海湖泉湾地区拍摄大天鹅。为了弥补300毫米镜头焦距的不足,他缓缓地一步步靠近天鹅,想不到接近不冻泉湖面的地方冰层太薄,“扑通”一声掉进了冰窟窿,他急忙用右胳膊去担冰面,随着所担冰层破碎的“哗啦”声,他整个身子又掉进了水里,只剩头还露出冰面!同伴见状十分着急,却又无法靠近营救。所幸老葛持照相机的左手还担在冰面,便小心翼翼地放下照相机,挣扎着爬了出来。顿时,浑身的衣服都冻成了冰……

  一个人能为环保做多少?

  老葛告诉我,随着青海湖周边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中华对角羚的栖息地逐渐萎缩。近几年,它们又遇到了新难题———当地牧民为确保自家草场的使用权,设置了横三竖四的网围栏,将中华对角羚最后的家园分割得支离破碎。“中华对角羚平时雌雄分居,只在每年12月至来年1月,才为繁衍后代而合群。网围栏的阻隔,导致很多对角羚成了‘牛郎织女’,物种延续越来越困难。”葛玉修忧心忡忡地说,危害还不仅于此,“奔跑是对角羚躲避天敌的有力武器”,而网围栏不仅减缓了其奔跑速度,有时更会卡住它们的身体,最终被狼吞噬。

  给中华对角羚建立自然保护区,这是葛玉修最大的心愿。2005年以来,他在“青海青”、“青海新闻网”、“新浪”等网站发表了“呼吁建立中华对角羚专属保护区”的建议,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2008年12月,首个中华对角羚特区在青海湖北岸成立,老葛被聘为保护站名誉站长。

  2006年,他建议将中华对角羚作为“环青海湖国际自行车公路赛”吉祥物,得到了青海省市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赞同,青海“环湖赛”组委会最终采纳了这一建议。当“卡通”形象的对角羚吉祥物,出现在第五届环青海湖国际自行车公路赛开幕式上时,全场响起了热烈掌声。

  1995年以来,老葛利用节假日,百余次去青海湖,19次到三江源,5次深入可可西里,风餐露宿,拍摄野生动物,捕捉了5万多幅鸟类及生态环境照片。他的摄影作品已有1500余幅(次)在《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摄影家》、《中国国家地理》、《人与自然》等30余家报刊,“新华网”、“人民网”等40多家网站发表。170余幅作品在省内外各类摄影比赛中获奖,380余幅(次)作品被省内外刊物用作封面、封底。2003年以来,他用300余幅照片,制作幻灯课件,在国内的机关、部队、学校、银行义务演讲、交流106场,受众25000余人。2002年,老葛自费出版了青海省第一本《鸟岛》专题摄影画册,创办了青海省第一个民间生态图片网站“青海青”。老葛对我说,“待到老态龙钟身不自主时,翻看影集,回味拍摄野生动物生涯,相信也是一种慰籍和享受。”

  对老葛来说,北京奥运会是一次绝好的宣传机会。2007年9月,老葛在参加中央电视台“联想奥运火炬手”选拔赛、中央电视台“开心辞典”等节目时,大声疾呼,“让我们大家都来关心保护全世界仅存300只的中华对角羚”,现场响起一阵又一阵热烈掌声。2008年6月24日,老葛在传递火炬期间,面对众多媒体,再次呼吁保护中华对角羚。奥运期间,老葛的《中华对角羚》、《鱼鸥》、《天鹅湖》等5幅作品和其他195幅作品一道,陈列在国家体育馆展示。2008年6月,美联社记者对他进行了电视跟踪采访,专题片《一个人能为生态环保做多少》,先后在美国CNN、英国BBC播放。

  值得一提的是,老葛所做的上述一切,都是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后。由此看来,环保工作,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身边做起。那天谈话结束时,葛玉修说,“只要野生动物在,人与它们、它们与人就都是朋友,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美好。如果只有人类生存而没有它们,世界是无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