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古道尔:黑猩猩的朋友

 
珍-古道尔:黑猩猩的朋友


  中国环境报记者 张黎

  瘦削,但精神矍铄;健谈,而不乏思想闪光。75岁的珍·古道尔博士因为对黑猩猩的研究而被评为“欧洲英雄”,并在2002年获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授予的“联合国和平信使”荣誉。1991年后,她转投环保事业,目前已在100多个国家创办了“根与芽”项目组织。

  自幼与黑猩猩结缘

  1934年4月3日,珍·古道尔在英国伦敦呱呱坠地。母亲送给她一个玩具黑猩猩,很多人认为这个小孩子会因此噩梦连连,然而事实恰恰相反,珍·古道尔非常喜欢动物。8岁时,珍·古道尔读完了《杜立德博士》和《泰山》两个故事后,开始梦想去非洲,到热带雨林中与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1957年,珍·古道尔与颇负盛名的人类学者路易士·李基一起,前往东非的坦桑尼亚研究野生黑猩猩。1960年,26岁的她只身前往非洲,开始了以研究黑猩猩为终生的事业。

  然而,与黑猩猩打交道并不容易。珍·古道尔与黑猩猩第一次实现“亲密接触”花了整整6个月时间。当时,她一个人在原始森林中观察黑猩猩,很多猩猩喜欢她的香蕉,但对她似乎并不“感冒”。

  起初,黑猩猩们对这位闯入其领地的不速之客纷纷躲避。珍·古道尔只能在500米外观察它们。为了求得黑猩猩的认同,她不顾艰苦,静悄悄地进入林区,静悄悄地等待,静悄悄地观察。她露宿林中,吃黑猩猩吃的果子,有时只能像猩猩那样在树间行动。15个月后,黑猩猩们对珍·古道尔的出现终于习以为常。她甚至坐在黑猩猩身边,它们也爱搭不理地懒得看她一眼。她一天又一天轻手轻脚地逼近黑猩猩群,她仿效黑猩猩的动作和呼叫声,仿佛自己也是一只母猩猩。她惊人的耐心终于获得了黑猩猩群的信赖,为它们所接受,融入了它们的群体之中。

  探险是件十分艰苦的事。有时,凶狠的公狒狒会来袭击营帐,抢夺人们的食物……而吃的却只有罐头食品。在茫茫林海,寂寞、孤独与险情是家常便饭,还有考察的奔波、水土不服、医药缺乏,这些困难都没有阻碍珍·古道尔要和黑猩猩在一起的决心。

  她说:“人们常常问我是否思念家里舒适的生活条件。的确,有时我想欣赏一段优美的音乐,享受一下阅读文学作品的乐趣。除此以外,我在这片丛林里感到很愉快。我住在简陋的帐篷里,在可爱的小溪中洗澡。有时中午很炎热,顷刻又大雨瓢泼。虽然有讨厌的小虫,但也是森林生活的一部分。我从来没有后悔做出这样的选择。”

  人与动物同等重要

  1991年,16名初中学生聚集在坦桑尼亚与珍·古道尔就动物保护和其他环境问题进行热烈讨论,她萌生了创办“根与芽”环保组织的念头,她在这个贫穷的非洲国家成立了首个“根与芽”环保小组。

  “根与芽”发展到今天,已在美洲、欧洲、亚洲等地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落地生根,9000多个“根与芽”小组活跃在世界各地的学校、社区和企业中,规模从几人到几千人不等。小组帮助大家关心环境、关爱动物和关怀社区,教育年轻人理解和保护周围的环境。如今,珍·古道尔每年有300多天在全球各地进行演讲和考察当地的环保问题。

  作为一位杰出的科学家,珍·古道尔的品德为众人所仰慕。她对自然界特别是动物界有着无限爱好和了解,对知识的渴求永不满足;她有超人的勇气、耐心和恒心,能够去平常人不敢去的野兽出没之区而无所畏惧;为了她的研究事业,她做了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客观翔实的记录,为科学研究提供第一手的资料;与此同时,她忠实于科学事业,从不讳言自己在观察和研究中的缺点。例如她说不应该给黑猩猩食用香蕉,因为这可能会改变它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从而使所观察到的资料和进行的判断产生偏倚。在科学研究中,任何有使结果产生偏倚的行为,都必须尽量避免。

  在她2001年到北大演讲时,就有一位女同学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你只剩下最后一个香蕉,你是把它送给人,还是送给黑猩猩?”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珍·古道尔回答说,她会把香蕉分开,一家一半。可以说,这是一个象征,意味着人与动物同等重要。珍·古道尔超越了她自己的民族,她也超越了自己的物种。在我们这个人满为患的世界上,人的权利已经太多了,而黑猩猩的权利却还没有被承认。

  “很多人问我,想要通过‘根与芽’这个活动来拯救地球吗?不,我并不那样认为。我们没有能力改变整个世界,可是,我们可以努力去改变一个人或一个地方,我想,这就够了。”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