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狼》:无人区里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1-03-21来源:海南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海南作家杜光辉的长篇小说《可可西里狼》日前正式出版,该书描写了一支解放军测绘分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执行测绘任务,在那里和野生动物、大自然所发生悲怆、凄惋的故事。作为当年进入可可西里解放军部队中的一员,杜光辉亲历了无人区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为他创作这部小说积累了丰厚而独有的生活素材。
  2010年1月,我省作家杜光辉的长篇小说《可可西里狼》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很快,该书就引起读书界和文学界的强烈关注。著名作家雷达、陈忠实等均撰文对该书给予高度评价,称其为“近年出现的长篇力作之一”。日前,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杜光辉,听他讲述可可西里无人区不为人知的故事。

  Q&A

  缘何对可可西里情有独钟

  海南周刊:在普通读者心目中,可可西里遥远而神秘,你为什么对它情有独钟并且描写得如此绘声绘色?

  杜光辉:我16岁参军,就在青藏高原服役,当的是汽车兵,因而跑的地方也就多了,对青藏高原非常熟悉。

  海南周刊:那么进过可可西里了?

  杜光辉:当然。那是30年前,我所在的部队奉命配属总参测绘大队,进入可可西里执行任务。对军人来说,服从命令是天职,因此我也就随部队进入了可可西里无人区。

  海南周刊:进入可可西里的过程很艰难吧?

  杜光辉:那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可可西里给了我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记忆。无边无垠的冰天雪地奇冷无比,氧气稀薄得令人喘不上气来,荒芜人烟的寂寞令人窒息。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那里却生活着成群结队的藏羚羊、野牦牛、黄羊、野马、野驴、哈熊、鹫雕、恶狼、小鸟……种类多得数都数不清。就这样,可可西里给了我一个既令人失望又令人感觉神奇的印象。

  海南周刊:从此以后就无法忘却?

  杜光辉:做梦都忘不了,你说我能不喜欢它吗?作品中能不写它吗? 围绕可可西里,我写过《金蚀可可西里》《可可西里的格桑梅朵》《哦,我的可可西里》等好几篇小说,但直到今年推出长篇小说《可可西里狼》,才算把我对可可西里的认识理顺了,认识程度也算加深了。

  人类应重新审视

  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海南周刊:你原来是怎么认识可可西里的?

  杜光辉:从第一次进入可可西里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30年了,这30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人们思想观念大跨越的30年。我最早对可可西里的认识很肤浅,只觉得那里是神秘的,当时并没有更多想法,只是觉得神奇。

  海南周刊:后来呢?

  杜光辉: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触动我对这个问题往更深层次思考。特别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贪念或称欲望,正在快速渗透到可可西里,可可西里的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破坏,使我对可可西里以及人类自身的认识慢慢得到了加深。

  海南周刊:思考的深入对你写作也产生了影响吧?

  杜光辉:原来写作,我还没有多少环保意识,后来逐渐有了环保意识,也只局限于人的破坏性活动,影响的只是人类居住的周边环境。但后来传媒报道的许多新闻事实已经表明,我们人类的某些恶行,已经深深影响到了可可西里,连可可西里的生态环境也遭到了严重破坏。

  在某一天,我才突然醒悟到,原来,地球环境的破坏,包括像可可西里那么遥远的地方都遭到了严重破坏,其实都是由于人类的贪念造成的。

  经济发展并不必然出现这种结果,但只要人类贪念尚存,无论是多么美好的环境,都会遭到破坏。

  我知道,描写人类贪念、自私等人性弊病的文学作品古今中外已有很多,但是,还很少有人从环保的角度来表现人类贪念给环境造成的恶果。《可可西里狼》是比较完整表达这种观念的一部作品。

  海南周刊:为什么从首次进入可可西里到现在时隔30年才写这本书?

  杜光辉:从我退伍以后,其实最想写的题材就是可可西里,但近30年过去了,我才发表第一部描写可可西里的长篇小说《可可西里狼》,主要限于两方面的制约:第一,我自认为写作功力还不够,不足以写好可可西里;第二,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对可可西里的认识还不够深刻,特别是就环境保护与人类之间关系的认识,还远没有形成自己比较深刻的想法,直到《可可西里狼》这部小说出版了,我才敢说我的主要观点已经理清理顺,那就是人类应该重新审视自己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海南周刊:点到了人类自身与大自然关系的要害。

  杜光辉:去年4月,我曾在《环境与生活》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总的意思是说,人类面临的生存危机已经越发严重,必须用新的认知论来约束人类自身的欲望,约束人类对大自然的掠夺和破坏,否则,人类和大自然永远无法和谐共处。

  海南周刊:其实,你的思想与全球关注的目光非常一致。

  杜光辉:我只是用文学手段进行作家的思考,仅此而已!

  写作是一生最大的追求

  海南周刊:能否讲讲你现在的写作生活?

  杜光辉:这个问题说起来恐怕会被一部分人认为不可思议,甚至被认为是笑话。

  我已经很长时间都是这样在写作了:早上起来就写,一直写到午饭。午饭后再写,直到晚上。几乎每天都有10个小时在写作,一天至少能写1万字,写起电视剧本来,几乎一天写一集。

  海南周刊:这个速度非常惊人!

  杜光辉:我以前都不用手机,家里、办公室都有座机,谁想找我准能找到。

  现在有手机了,但十天半个月没有一个电话。我家的电话最少的一个月才缴费21元,其中20元是电信的座机费。我基本不怎么与外界交往,只是在写作。

  海南周刊:每天10小时,全情投入写作。

  杜光辉:我既然已经把写作作为一种人生的最大追求,就不再给自己头顶上方悬挂一个新的诱惑,就是别人悬挂,我也不会去看一眼,否则不可能静下心来,坚持每天10小时创作。就是这样,写作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追求。

  海南周刊:获奖作品肯定很多吧?

  杜光辉:《中篇小说选刊》的优秀中篇小说奖、上海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全国首届环境文学优秀作品奖、全国铁路文学奖、海南文学双年奖等奖项倒是获了不少,总共有20多个了。

  海南周刊:有没有可可西里题材的小说获奖?

  杜光辉:中篇小说《哦,我的可可西里》获得了上海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正是这次获奖,陈忠实先生指点我,要把它写成一部长篇小说。这样,我经过8年思考,创作出了这部《可可西里狼》。

  海南周刊:陈忠实评价如何?

  杜光辉:他在我这部小说付印前读了书稿,然后交给我一篇评论文章,题目是《关注人类命运的力作》,我想这就是他对我这部小说的评价吧。

  《可可西里狼》 杜光辉 作家出版社  2010年1月

作者:卫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