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石山精灵 走进崇左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

  山洞里的这座小木楼,是白头叶猴研究人员的“宫殿”。

  

白头叶猴在嬉戏。

  本报记者 吕 欣 文/图

  白头叶猴,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广西崇左特有物种,分布在该市江州区、扶绥县、宁明县和龙州县的喀斯特岩溶石山上,全球种群数量786只(2009年7月止),被世界保护组织列为全球25种最濒危灵长类动物之一。它体态美丽、身手矫健,被誉为“石山精灵”,是中国-东盟博览会的吉祥物。

  4月20日,记者随保护协会和保护区工作人员以及清川小学的孩子们,走进崇左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得以一睹石山精灵的迷人风采,得以用心感受这群用“明眸善睐”守望精灵的人们。

  庞乃铭:它们是慈善的素食主义者,它们快乐而自由

  2009年至2010年夏、秋、冬、春四季连旱,山上的石洼洼干了,山下的水塘涸了,花谢果败叶干枯,猴子没水喝了。

  广西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向社会各界发出倡议,尽己所能帮助受干旱威胁的野生动植物。

  11岁的庞乃铭是南宁市清川小学五年级学生。4月20日,他和校广播站7名同学在校长姜翠微的带领下,来到白头叶猴的家园——崇左市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岜盆保护站,将全校师生通过义卖和家长捐助的8970.8元爱心款交到保护区管理局王爱龙局长手里。

 
 

    经过特许,孩子们在保护区管理人员和专家的带领下,安静地进入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在一座背阳的山崖下,我们与一群可爱的猴子相遇了。半山腰一丛高高的树冠上,一只健壮的白头叶猴在骄傲地守望,岜盆保护站负责人黄乃光告诉我们:那是猴王,它有7个老婆7个孩子。

  崖壁上、树丛中,幼年的小猴穿梭跳跃,棕红色的毛发闪烁林间,活泼轻盈;成年的猴子头顶白冠,长尾飘荡,身手敏捷,时不时跃到距离我们很近的树丛中,向我们警惕却不失友好地张望。他们且玩且行,追着太阳的阴影向另一个山头移动。

  问起看到白头叶猴是什么感觉,庞乃铭语出惊人:感觉棒极了!它们是彻底的素食主义者,从不进入人类领地偷食,是慈善的猴子;它们快乐自由,但是遵守规则;和动物园的猴子不一样,它们愿意与人接近,脾气温和很友好。问他回到学校想向同学们说什么,庞乃铭再次让人惊讶:告诉他们白头叶猴是什么样子,让人们不要惊扰它们,不要饲养野生动物,让它们保持天性!

  王爱龙:充满理想的光杆司令,笑容如阳光般灿烂的叶猴妈妈

  王爱龙是个女人,崇左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看着猴子时她的眼神总是那么安祥温柔,说到猴子时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爽朗。她说猴子的故事如数家珍,绘声绘色。

  “成立保护区管理局,我做了一年的光杆司令。” 王爱龙指着刚从学校调到保护区工作的生命科学硕士黄恒连说:“这是我的第一个得力干将!今年我有编制了,还要再招4、5个研究生到保护区来!”

  王爱龙信心百倍的声音回荡在我心里,也回荡在岜盆保护站寂寞而简陋的营房里,“他们愿意来吗?”

  “愿意。专业对口,待遇从优,关键是我让他们有事干!”

  “在四川,熊猫有乐园,有博物馆,有钥匙扣,有毛绒玩具……白头叶猴没有,但是总会有的,我们要把这些产业做起来,扩大叶猴知名度,赢得充足的保护经费。”

  王爱龙说,这是她做过的所有工作中最热爱的工作,是幸福指数、成就感都最高的工作。

  但是在这片除了石头就是林子的群山里,王爱龙没有干将,没有车,甚至连观察白头叶猴的一台高倍望远镜也没有。“我不如他们,”王爱龙笑盈盈地指着到保护区观察站做课题的广西师大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生们说,“他们的设备,我全没有,我只有一张名片。”

  “吴天贵在雅长保护兰花,做护花使者;我在崇左保护叶猴,做猴子妈妈。我们一定要把广西野生动植物保护的两大品牌保护好,保护出名堂来!”
 
 
    周颖铭:山洞里的宁静生活和研究工作

  写到她我才想起来,我尽然忘记问她的年龄。

  可是她质朴秀气的脸庞告诉我,这位2008级广西师大生命科学学院的研究生,很年轻。

  “9个月里,在深山天天看猴子,你住哪里?”我很好奇。“山洞里。”她的回答让我一下子呆住了。于是我再问了一遍:“哪里?”这一次她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山洞里。”

  后来我看到了她的“宫殿”:一个在保护区核心区内的巨大石灰岩溶洞。洞口宽敞,建有一幢小木楼;洞内幽深,伸手不见五指,夏季有水,冬季干涸。她和另一位同学,以及保护区的一位护林员,已经在这里生活了9个月。

  每天清晨,鸟一叫就起床,进山观猴。一坐几小时,一走就一天。晚上,自己发电,整理观察日记。这里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视,手机信号非常微弱,时断时续;这里没有任何摆设,没有自来水,没有各式各样的食品,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就那样整齐在摆放在木楼外的木地板上。现代的年轻学者,在这里一住就是一年。

  从1989年到现在,21年,广西师大和西南林学院的研究生,来了一批又一批,将这里建设成了响当当的灵长类动物研究基地;在这个吃饭时洞顶水滴仍叮咚坠落到你碗里的山洞,建成了另类的“小资殿堂”,让人肃然起敬,由衷感叹。

 
 


    他们:寂寞深山里高尚的孤独、执着的坚守
  他们,许多许多。

  冯如君,脸膛黝黑,棉帽垂耳,酷似农民。中国及至世界拍摄白头叶猴第一人,拍摄白头叶猴最多的人。原南宁市刑警支队支队长。2002年退休后就迷上了猴子。只要进山,最短一周,最长经年不出山门。在大溶洞里,支一个简单帐篷,就是他的窝。

  姜翠微,清川小学校长,语文老师。她带着平和的心态,积极地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贯穿于教学工作中,通过开展活动、课程设置、环境教育等各种各样的形式,教育孩子们保护生物、保护自然,将清川小学建设成“全国绿色环保学校”。

  黄乃光,被称为“长得越来越像猴子的人”。在崇左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岜盆保护站,他一干就是22年,从小伙子到年近半百,他与白头叶猴、猕猴、黑叶猴朝夕相处,不离不弃。到保护区做研究的学生,都说他是地地道道的白头叶猴“博导”,因为每一年进山的学生,都是他带着转山观猴,直到他们熟悉了山路和猴群的行动路线。

  ……

  他们有许多,执着地在这一片片山林里,守护着珍贵的白头叶猴以及各式各样的珍稀物种,与喧闹的城市相比,他们的生活极尽简单,然而他们的快乐也极尽简单,简单得就像雨后山林里的阳光,透明透明的,映照着他们内心质朴的高尚。 ■ 本报记者 吕 欣 文/图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