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麋鹿,让生态体系更完备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1-03-21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打印本页

 



麋 鹿
   麋鹿,本是我国特有物种,曾有300多万年的生存历史。麋鹿最多时其数量曾以亿计。然而,命运多舛的麋鹿也曾几乎种族灭绝。20世纪初,是英国贝福特公爵将散落在世界上的18头麋鹿收集起来,并保存了这个物种。如今,麋鹿又恢复到了4000多头。世界最大的麋鹿种群在我国江苏大丰自然保护区,这里的麋鹿不但由最初从英国引进的39头发展到了现在的1502头,更让人喜出望外的是,麋鹿种群的恢复还带动了大丰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的恢复……

 

    大丰麋鹿,让生态体系更完备

    还麋鹿野性

  39头麋鹿从1986年回到阔别100多年的故乡后,在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的精心照料下,麋鹿的种群迅速壮大。1995年,保护区当家人、麋鹿专家丁玉华大胆提出3年后将麋鹿放归野外的设想,在他的带领下,麋鹿的野化训练工作正式展开。他们把保护区划分为较小的人工圈养区,一万亩地的半圈养区和更大面积的野放区,让麋鹿慢慢从圈养过渡到纯野生环境。他们还模仿野放区周边的状况,在鹿群周围走动、按喇叭,喂各种将来在野放条件下会遇到的植物,挖出港汊让麋鹿学会自己找水饮用等。

  从1998年11月25日,丁玉华他们将第一批精选的8头麋鹿送往野外,在开启围栏那一刻,8头麋鹿头也不回,一直冲向黄海湿地深处。望着远去的麋鹿,丁玉华和他的伙伴曾怅然若失,直到第二年,野放时便已经怀孕的“欣欣”在野外生下女儿“盼盼”时,丁玉华他们才有了一丝慰藉。后来,保护区又三次将麋鹿送往野外,使野生数量达到了139头。说起麋鹿的野放,大丰保护区的人都能讲出许多曲折动人的故事,最让人感到兴奋当属“盼盼”的婚嫁故事。

    “盼盼”的婚事

  2002年,在完全野生环境下长大的“盼盼”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按照麋鹿的婚嫁规矩,女儿是无权选择心中的白马王子的,保护区人对谁能成为“盼盼”的新郎,心中也无底。当时,三头雄麋鹿都想与“盼盼”交配,于是,按照麋鹿王国的规则,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当时的老鹿王“大壮”与两头年轻雄鹿“争争”、“健健”争夺王位。“健健”先向老鹿王发起了挑战,经过一场激战后,“健健”灰溜溜地退出了战场。此时,在一旁观战的“争争”,乘“大壮”消耗了不少体力时向它猛冲过去,“大壮”立即迎击。两架巨大的鹿角“砰”的撞在一起,发出“吱吱咯咯”的较劲声,双方厮杀起来。这一仗一直打到傍晚。随着日落西山,用高倍望远镜关注着战况的丁玉华和同事们渐渐什么也看不清了,只能从“砰砰”鹿角撞击声判定两头雄鹿正在玩命死磕。第二天一早,拼斗声消失了,湿地一片寂静。突然,附近池塘里发出了水花迸溅的巨响,丁玉华赶紧用望远镜看过去,不由大喜:“争争”站在水里,全身滚满污泥,还用角挑起了一大团青草,这是获胜者给自己“头戴冕冠,黄胞加身”的传统加冕仪式,宣造新的鹿王已经产生!

  2003年3月,与“争争”完婚怀了孕的雌鹿“盼盼”顺利生下了小鹿“生生”。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闻讯后特为此发来贺电:“一头纯野生麋鹿的诞生,意味着中国麋鹿种群从真正意义上获得了‘香火传承’。” 2007年,又一头野生雌鹿产仔……
   
    “生生”生了!

     2010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要迟很多。江苏大丰国家级麋鹿自然保护区内,春天的脚步也未如期而至。往年的三月份,正是麋鹿产仔的高峰期,可今年那些藏在妈妈肚子里的小麋鹿像是惧怕这少有的春寒,迟迟不肯降临。此时的母鹿显得有些烦燥不安。其实比母鹿更不安的要属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的当家人丁玉华,按照他的研究与推测,今年野生麋鹿应有仔三代降生,可到了3月29号也没有发现小麋鹿的身影。丁玉华有些坐不住了,30号一大早他就拿着高倍望远镜到野外观察去了。

     在一水草俱佳的湿地上,丁玉华发现了一个小的种群,一头雄鹿带6头母麋鹿,一边守望一边徘徊。凭经验,这群麋鹿中应有待产或是已经生产了的麋鹿,丁玉华他们立刻调整定位仪,把麋鹿收尽视野,在观察中他们发现了仔二代麋鹿“生生”活动信号,但“生生”就是不肯露脸。丁玉华深知:“生生”对这群麋鹿而言是多么重要,按照“生生”年龄推算,它去年就已经性成熟,今年应该是生儿育女,如果“生生”真是生下一儿半女,那野生麋鹿就是有了仔三代。在野生动物野化训练和野外放养中,仔三代是一个重要标志,它不仅标志着野外放养的成功,更标志着一个物种的恢复。丁玉华他们对“生生”所寄予的厚望是可想而知的。
     从清晨到傍晚,就在丁玉华他们看得眼球发胀眼前发花时,一个精灵似的黄褐色身影进入望远镜中,紧接着“生生”出现了,它紧随小精灵的身后,不时舔着小精灵身上的胎毛……

     “生生”生了!丁玉华和他的伙伴们激动地相互传递、分享着这一喜悦;“生生”生了!24年的呕心沥血,24年的风雨兼程,24个不敢懈怠的春夏秋冬,他们终于在麋鹿的生存史上建造了一座标志性的里程碑。

    麋鹿的“旗舰”效应

  在生态系统中,往往有一种因体型或数量庞大而对该系统发挥着举足轻重作用的物种,甚至决定着这一系统的兴衰,这就是所谓“旗舰”物种,如东非塞伦盖蒂草原的角马、青藏高原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等。麋鹿在大丰自然保护区也起着类似的主导作用,由于对麋鹿的保护致使许多物种随之复兴,生态系统变得更复杂、更完善、更具抗干扰能力”。

  2010年4月16日,当笔者走进仅三年未见的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后,简直置身于一个百鸟乐园。从清晨到傍晚,那些藏匿、俏立在葱郁的树木花草中的鸣禽,婉转叽啾的歌声可谓此起彼伏,像是对大丰人的赞美,更像是对这片黄海湿的颂扬;那些数以万计飞起来遮天蔽日的灰椋鸟群,不时发出“嗡!嗡!”的飞羽碰撞声;灰头麦鸡尖叫着保护着属于它的领地;姿态优雅的丹顶鹤悠闲自在地叨食着自己的食物;疣鼻天鹅总是很神秘地把自己藏在湿地深处,“咯!咯!”地向其它同伴打着遥远的招呼;白脖梗、花翅膀的鸻鹬类边走边觅食;更让人喜爱的是黑翅长脚鹬不时发出鸣叫,它们或三五成群,或单享孤寂,到了傍晚便有头鸟来收群汇集,一同飞回巢中入眠;总爱与麋鹿相伴的牛背鹭是麋鹿的忠实使者,他们不厌其烦地清理着麋鹿身上的长角血蜱等寄生虫,同时自己也享受着别人无法分享的美味……还有一种叫红颈瓣蹼鹬的有趣候鸟。这种鸟儿繁殖期间为争夺配偶也是杀得天昏地暗,雌鸟强壮艳丽,雄鸟灰不溜秋。雌鸟向雄鸟炫耀自己美丽动人的身姿,吸引雄鸟为其筑巢,自己当“监工”。当雄鸟辛辛苦苦筑好巢后,雌鸟与之做爱、产卵之后就另觅新欢去了,留下雄鸟忍气吞声独自孵卵、育儿……

  从2007年大丰保护区还吸引来了一只单身雌性东方白鹳。2008年招了位“上门女婿”。这种全球只有3000只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到2009年己孵出了三只可爱的小鹳,今年又在这里开始孵化了。本来是去东北繁殖的候鸟,因留恋保护区的美好环境,竟成了留鸟……}

  诸多的鸟兽增加,无不证明保护区良好的生态和麋鹿的“旗舰”效应。当年为保护麋鹿划出的117万亩湿地,如今也成了400多种植物、300多种鸟类、150多种鱼类、近百种浮游生物和10多种野兽、20多种爬行类和两栖类动物的乐园。大量的昆虫聚集在这里,催发并调配着生态系统的微循环,保护着这里的生物多样性。

 



大围栏内的麋鹿群

 

3月30号,野生麋鹿“生生”生下的野生仔三代小麋鹿

 

在大丰保护区内孵出的东方白鹳

 

保护区内的黑翅长脚鹬群
作者:于凤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