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鳄鱼中心:凶猛动物也有魅力

     走进重庆市鳄鱼中心,扬子鳄、湾鳄、尼罗鳄、美洲鳄等不同种类的鳄鱼,绝对让你大饱眼福。
  “几乎所有的野生动物都是从早期的爬行类进化而来,其中扬子鳄堪称‘活化石’。”中心主任黄文清告诉记者,扬子鳄是世界23种鳄类中的濒危品种之一,它的寿命一般在50至70岁左右。

  不过在重庆市鳄鱼中心,居住着一条全国最高寿的扬子鳄,它已经80多岁了,照顾它可是门大学问:除了喂食鲫鱼、精瘦鸭肉等“高级美味”,还要注意少食多餐,并及时补充复合维生素B、钙片、鱼肝油等营养品。今年天气冷热突变,但它的“寓所”却要始终保持恒温的状态。此外,在冬天还要给它不时洗个温水澡,以增强它的血液循环功能,提高抵抗力。

  同样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有园中一对湾鳄“夫妻”的爱情故事。这对“夫妻都是“大块头”,体长5米,重逾千斤,2001年才从国外“移居”此地。“其实它们原本并不是一对,我们给它们‘包办’了婚姻,所以起初感情很不稳定。”黄文清说,有一次小两口打架,其中一条鳄鱼的牙齿都被打掉了,还引发了严重的口腔溃疡并导致进食困难而日渐消瘦。为了将它治好,兽医连同动物饲养队的十几名员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压住它,将它的牙齿补好,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还不小心被它弄伤了手指。

  从这以后,工作人员在“夫妻俩”居住的100多平方米的寝室内拉了一张不锈钢网,“两口子”各安一方,每天只有进食时才能偶尔接触一下。距离产生美,大约 1年后,两条鳄鱼慢慢学会了和平相处,甚至开始彼此触碰头颈,好像亲吻一般。两条鳄鱼的“爱情”日渐升温,隔网终于被撤下。2005年7月6日,母鳄产下了7只卵。81天后,第一只鳄宝宝破壳而出。那时正值重庆市举办亚太市长峰会,故取名“亚太”。此后,“夫妻俩”又接连孵化出数十只小鳄鱼。

  在黄文清看来,鳄鱼并不只是凶猛的冷血动物,它们其实非常聪明。通过与饲养员的长期相处,它们会产生一定的条件反射。比如一到“饭点”,它们听到有人开启围栏大门的声音后,就会从湖中央游到饲料台,幸福地等着自己的美餐。而在每年6月底至7月初的产卵期,怀有身孕的母鳄会提前在岸上挖好待产洞穴,准备好杂草。产卵后,母鳄每天早上7、8点都会准时出现在洞穴周围,除了巡视有无天敌外,还会将身上的水抖落在盖卵的杂草上,催化草霉烂进而加速孵化。

  “重庆本地的野生动物资源较为贫乏,在1998年鳄鱼中心落成之前,专类性游览景区几乎一片空白。”令黄文清欣慰的是,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园区面积已拓展成33000余平方米, 除了鳄鱼湖区、亚洲巨鳄馆、尼罗鳄馆以外,还有两栖爬行动物馆、猿猴馆、森林蟒馆、非洲赤猴馆、巨龟潭、小熊猫岛、天鹅池、悬猴馆、澳洲袋鼠馆等,各类动物共计百余种2000余只(条)。“如今的鳄鱼中心,同时发挥着‘濒危动物繁育研究’、‘保护教育’以及‘教育旅游’三大功能。任何一种繁衍至今的动物都有它独特的生存魅力,走近它们,研究它们,是一件幸运的事!”

    作者:李京淑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