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赞扬姚明非洲行:给中国敲警钟 全人类皆受益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2-08-30来源:东方网
【字体: 打印本页

    在结束了伦敦奥运会的解说后,姚明前往非洲肯尼亚,参与了为期两周的保护濒危动物宣传片的拍摄工作。在此期间,姚明实地目睹了盗猎对犀牛和大象种群的严重危害,以及盗猎现场的悲惨震撼景象,并成文9篇《姚明非洲日记》。在此,我们节选其中部分精华内容,并使用第一人称,希望大家与姚明共勉。(文章节选自野生救援WILDAID博客《姚明非洲日记》;图片除注明来自CFP外,其余摄影均为Kristian Schmidt)

  我的野生动物保护之行始自著名的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参观了很多灭绝动物的骨骼标本。不少科学家认为,我们现在正处在第六次生物大灭绝的中期,但是这是第一次由于一种地球生物造成的大灭绝——也就是人类。科学家估计,目前生物的灭绝速度大约是自然灭绝速度的1000倍。而且环境变化速度之快、范围之大,让动物还没有来得及适应,得到进化之前就灭绝了。

  在大英博物馆,通过专家介绍,我深入了解到,现在为了获得象牙和犀牛角,目前对大象和犀牛的偷猎数量已经达到了历史高位。令人震惊的是,连死去的犀牛也不得安生。在欧洲,有一些犯罪团伙专门窃取犀牛角然后卖到亚洲市场。现在,许多博物馆已经把真角换成了假角陈列。十分讽刺的是,很多博物馆的犀牛角都经过了防腐剂处理,因此要是有人食用了从博物馆偷出的角,很可能会中毒!为了拿到犀牛角,竟然连博物馆都不放过,这太让人难过了。如果为了满足消费需求,连博物馆的犀牛角都要偷的话,这对野生犀牛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飞机抵达内罗毕后,我们立刻驱车离开市区。出城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咖啡园、玉米地、香蕉树、红土地和片片农田。这种田园风光有点像某些亚洲地区和和以前去过的一些地方。

  继续向高地进发,非洲第二高峰——肯尼亚山映入眼帘。眼前的景色也变成了壮阔的大草原。很快,我们就抵达了奥-佩杰塔保护区(Ol Pejeta)。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遥望远方,有象群缓缓经过。我想走过去,看看它们,但随行的朋友们告诫我,不要离开车,因为这里是“狮子的国度”。回头一看,有土狼家族匆匆赶来,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美丽的非洲草原风光尽收眼底。我们到了……

  我看到了Najin和Suni,它们是两头北方白犀牛,目前全世界上仅存7头北方白犀牛——它们是世界上极度濒危的物种。北方白犀牛曾经生活在刚果、乌干达和苏丹,而如今只剩下了7头,其中4头生活在奥-佩捷塔(Ol Pejeta)自然保护区。为了拯救北方白犀牛这一濒危物种,2009年12月捷克共和国的一家动物园将这4头北方白犀牛送到了奥-佩捷塔保护区。现在野生北方白犀牛已经绝迹,由于一些亚洲国家认为犀牛角有药用价值,加剧了犀牛偷猎的行为。

  将北方白犀牛迁移到保护区,这里可以为它们提供最佳生存环境,帮它们从种群灭绝的边缘上救回来。人们认为奥-佩捷塔保护区的气候、饮食和安保条件都比较适宜,更有可能让北方白犀牛延续后代,这也是北方白犀牛唯一的一条血脉了。

  由于这些犀牛一直生活在动物园里,所以很容易接近。这也是为什么我能这么近距离接触他们的原因。请读者平时不要轻易尝试!

  我见到了Najin和Suni两头北方白犀牛,以及他们的保育员默罕默德。我用干草喂了喂犀牛,还能挠挠它们的耳朵。默罕默德已经把Najin和Suni当成自己的孩子了。他非常宠爱它们,如果它俩出了什么问题,默罕默德一定会特别伤心。

  犀牛是身体庞大的大力士。有一头犀牛顶了我一下,那种巨大的力量让我想起当年在赛场上防守奥尼尔时的感觉。你要是知道大鲨鱼奥尼尔能给你制造多少压力,当犀牛靠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

  然而面对偷猎者的子弹和绳索,犀牛的神力也没有用武之地。为了不让这些珍贵的北方白犀牛成为偷猎者的目标,保护区将它们的角的上半部分切下来。切犀角对犀牛来说没有痛苦。但是切角之后,由于还残留着很大一块角的根部,它们仍然时刻处在威胁中。当我知道,这几头大犀牛已经是它们同类中的最后几只,让人倍感凄凉。正因为有些人相信,犀牛角,其实就是和我们指甲一样的角蛋白,有治病的疗效,导致了大量犀牛惨遭杀害。如果犀牛灭绝了,这将是个巨大的悲剧!

  我们从奥-佩杰塔(Ol Pejeta)国家公园出发,前往位于桑布鲁(Samburu)国家保护区的大象观察营地(Elephant Watch Camp)。在这里,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大象。我们受到了“拯救大象组织”(Save the Elephant) 和“大象观察营地”两家机构工作人员的热烈欢迎,很多工作人员穿上了色彩鲜艳, 华丽漂亮的非洲传统服装。

  爬上敞篷观光吉普车,在土路上,开始了颠簸的旅程。离开飞机跑道,向河边进发。转了个弯,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头灰色的大象,然后是第二头,第三头,第四头!慢慢地,我们驶入了象群中间,这群大象一共有20多头。现在是正午时分,它们站在树荫下乘凉,习惯性的把树枝卷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能看得出来这些大象在彼此互相照应,是一个很紧密的大家庭。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正坐在一辆敞篷车上,身处野生象群之中!大象们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耳朵,鼻子上探,像潜望镜一样,不时喷出气体。不过,它们认得大卫的车,了解他的气味和他轻轻呼唤的声音,对于我们的出现,象群表示“毫无压力”。

  一开始我觉得说大象有感情有点夸张,但是随着我对大象观察的越多,了解的越多,也越意识到大象有很多地方和我们人类很像-寿命长短、青春期、家庭生活和感情。大象的一生,这个话题让人有些沉重,太多的大象死在了盗猎者的枪口下,然而大象仍然如此信任人类,接纳人类融入它们的生活。

  在河边吃了个午餐,吃完起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另一群大象“决定”突然出现,给我们个惊喜!我们坐在车里,观察外面的动静。一个大约有40多头大象的象群,向我们走来。对岸,一头进入发情期的大公象正在过河。

  进入发情期公象会变得非常好斗而且脾气古怪,所以一头公象走进一个离我不到6米远的象群,还是有点吓人的。我周围同时响起巨大的低吼和兴奋的叫声,随行人员告诉我,象群里突然来了个“帅哥”,“女士们”感到很兴奋。

  不过最后还是和平的结束,象群转头走进了灌木丛。

  晚上,我还收获了另外一个惊喜。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在一群桑巴鲁战士们高歌簇拥下,我们登上了一座山。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天际时,战士们赠我一只两米多长(8英尺)的长矛,授予桑巴鲁战士称号,他们还给我起了一个新名字:Lenasakalai,这本是一名传奇的勇士的名字,他曾经保卫着这里的人们。

  “请回到中国,为保护桑布鲁人的大象而战斗吧” 大象观察组织的首席导游,一名年青的桑布鲁战士对我说。

  靠摩擦两根木棍,他们用传统的钻木取火的方式点燃了篝火。头顶浩淼的星空,耳畔响起非洲战士们的歌唱,顿时产生了穿越时空的感觉。这时,一位战士的兜里的手机响了,这才把我拉回了现代生活。

  离开时,感到有些疲劳。这一周的历程,都在这样一个下午,在一片温暖的火光中收尾。略微有些伤感,如果我们对于这样的仪式,对桑巴鲁土著居民的生活方式不加以保护,那么它们也许会遭遇和大象类似的命运,可能会永远消失在地球上。

  我去参观了当地的桑布鲁村庄,并得到当地妇女的盛情迎接。她们身着漂亮的传统服装,脖子上戴着各种各样的珠串。伯纳德介绍说,这些姑娘们在出嫁前就开始为自己积攒首饰,结婚之后就会把这些首饰赠送给家庭成员。佩戴首饰最多的姑娘,就是结婚最合适的人选。随着我们进入村庄,姑娘们唱起动人的歌声。

  在这里,我见到了村里的长老。老人戴着棒球帽,穿着是非洲传统的打扮,一种传统和现代的混搭风。

  他们让我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这里,最年长的老人和他的村民们一同为我祝福。在他颂祝词的时候,我们按规矩,弯曲手指,以示接受了祝福,然后我轻拍自己的额头表示接受了他的恩惠。

  几十年来,“大象观察”和“拯救大象组织”一直在和这个社区合作,村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支持本地教育和其他社区建设项目的经费都直接来源于保护区的生态旅游收入。

  野生救援创始人奈彼德告诉我说,他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见到了一位具有合格资质的桑布鲁医生,他的学习费用也是来源于保护区的旅游收入。奈彼德问这位医生,盗猎大象对他个人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他是这样回答的:“一头大象被偷猎,就意味着200个桑布鲁孩子上不了学。”我“发掘”了一下当地的篮球天才。希望能为我管理的“上海大鲨鱼队”,找到一些新的亮点。人们热情很高,不少人也相当有天分。好在轮到我投篮的时候,一记命中,赢得一阵掌声。在投中第四个球的时候,脆弱的篮筐终于经不住,一下子断了。我决定买一个新的篮筐送给他们。在这个土地篮球场上,我兴奋的看到了人们的热情和对篮球运动的喜爱。

  我感到很荣幸,这里让我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桑布鲁人的生活很简单,但是他们活的有尊严,生活中充满了幽默感。这种内心充实的感觉,是我们在“现代”社会里很难达到的境界。

  我们参观了“拯救大象组织”的实地保护站。门口是一辆被大象踢坏的皮卡,像座纪念碑似的戳在外面。这充分说明了,要是被大象看不顺眼,会产生什么后果。整个皮卡都压扁了,最后被揉成一团,被两头公象踢来踢去。和大象当邻居不是件容易事,在有些地方,大象踩踏庄稼是个大问题。不过在这里,人们不种庄稼,主要依靠山羊和骆驼生活,所以似乎还可以和大象和平共处。

  沿途,看见一头母狮带着两个孩子坐在一边,它们离我们的吉普车只有8英尺远(不到3米)。奈彼德对我说,只要你呆着车里,狮子就不会对你感兴趣,你要是下了车,狮子要么会躲着你跑,要么会追着你跑。虽然现在已经被非洲赤道上空的太阳烤的“半熟”,但我也不愿意变成狮子今天的午餐。

  根据拯救大象和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的统计,自2008年以来,对于非洲象的盗猎活动一直在增加。在肯尼亚北部的Namunyak,我看到了悲惨的场景,让人无法忘记。他们告诉我,很多违法象牙都流入了中国……在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服务中心(KWS)的帮助下,我们乘坐直升飞机,直抵盗猎现场。

  从直升飞机俯瞰地面,景色十分壮观。

  一头数周前被偷猎者杀害大象,躺在离我们不到20码的地方,它的牙已经没有了。盗猎者砍掉了大象的脸,尸体被鬣狗撕咬的四分五裂,骨头散落一地,一副尸骨不全的悲惨景象。现场散发着浓烈的腐败的气味,这种气味似乎能附着在人身上,久久挥之不去。

  现场让人感到愤而无语。这些天,曾经近距离观察过象群,看着它们充满友爱的交流和保护着家庭成员,再看眼前的这一头大象,它被残忍的结束了生命,这让我感到心情沉重,十分难过。

  像伊恩和大卫(均为“拯救大象组织”工作人员)这样的人,他们同大象亲密生活,将毕生精力都放在研究大象上。对他们来说,此时此刻的经历,就好像回到了1989年以前,当时国际象牙贸易还没有被禁止。他们又开始不断的寻找大象的尸体,用金属探测器找到射进大象身体的子弹,为它们实施解剖手术,取出子弹进行分析。

  不幸的是,同一天,我看到了另外两具相隔不远的大象遗骸。有一具遗骸,偷猎者企图把它藏到灌木丛里,另外一具,倒在在不远处的一个土堆旁,这头大象应该死于枪伤,它在受伤时躲开了盗猎者,因此象牙还是完整的。

  随后,我又看到两头后来被杀死的小象,它们身中数弹。虽然它们的象牙还很短,但是这也无法躲开盗猎者的杀害。盗猎者通常只会打伤大象,然后大象可能会在离受伤地点相当一段距离后倒下。我能想像象群惊恐奔逃的疯狂场面,也能想像年长的大象也许将小象围在中间,保护它们的样子。

  在同一个地点,我们一会就看到了5具大象的遗骸,这说明了目前盗猎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彼德和伊恩 告诉我,直到1989年以前,在国际上象牙贸易还都是合法的。尽管多年来,对于象牙贸易进行了治理,但是仍有大量的非法象牙,随同来自自然死亡的大象的合法象牙一起,在贸易中被“洗白”身份。在过去20年里,这种所谓的“有管控”的贸易造成大象的数量减少了一半,从120万头减少到60万头。西非、中非和东非是重灾区,南非大象的数量维持较为稳定,甚至略有增长。

  我还了解到,美国曾经是象牙的最大买家。1989年,日本和香港成为最大的象牙进口国家和地区,香港曾经库存127吨象牙。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出现,产生了强大的购买力,可是只有少数潜在的消费者了解1989年的象牙国际贸易禁令。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原因。

  我坚信中国的消费者,一旦了解严重后果,就会回心转意,只是目前媒体还没有对这方面的情况进行广泛宣传。与犀牛角不同(1993年,中国国务院颁布禁令,禁止使用犀牛角),象牙依然可以合法购买。和合法象牙放在一起的是来自偷猎的违法象牙,这一点对于大家来说,确实十分费解。

  如果你看到有人公开销售象牙,你可能会猜测他们是合法的。一件牙雕,也可能是从千里以外,一头被偷猎的悲伤的大象身上取下的,但是我们需要把它们联想在一起。

  这是一个沉重的经历,我不想再去重复,但是应该给那些打算购买象牙的人看看。只为了大象身上很小的一部分,就把它们残忍的杀害,这是巨大的浪费。如果人们看到了这个我今天看到的场景,他们还会购买象牙制品吗?

  在此次肯尼亚之行中,姚明还参观了内罗毕动物孤儿院,亲自为一只名叫“闪电博尔特”的雄性猎豹幼崽刷毛。这只猎豹幼崽是被牙买加牙短跑运动员所收养。本图片来自CFP。

  网易体育8月29日报道:

  在很早以前,人们就已经有了地球村的概念。刨除了国与国之间的界限,有些事情是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的,就比如这一次姚明非洲行反对非法狩猎的善举。在此事发生后,美国很多媒体都已经进行了关注与报道,其中有部分媒体给出了具体的态度,都对姚明的举动予以了肯定。

  首先是这家名为《体育网》sportsgrid的网站,他们从大局观上判断了姚明的举动,并且给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标题:姚明支持动物善举,我们皆是赢家。

  一直以来,非法狩猎者都在危害着很多动物的安全,严重的甚至能让一个物种就此灭绝。这一次姚明所做公益的地点是非洲,但其实不仅那里,世界上其他也有很多地方遭到了非法狩猎的迫害,陆地上、海里、甚至空中,只要有利可图的地方,总会有人伸出黑手。

  姚明此前就在中国国内拍摄过反对吃鱼翅的广告,同样作为野生动物,这一次他要保护的是大象。这两者其实分别是水里和陆地上的霸王,但因为人类的迫害,数量正在逐渐减少。姚明的出现不一定会对偷猎者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对于很多消费者而言,只要他们抵制买卖,就能减少杀害。

  《篮球王国》网站也对此进行了报道,他们的标题更直观:姚明在非洲跟非法野生动物买卖作斗争。这也契合了上文的说法,买卖才是动物受到伤害的源头,所有偷猎者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取丰厚利益,而当消费者开始抵制之后,他们的偷猎行为在自己看来就没有了意义。

  著名的《基督教科学箴言》对姚明的行为这样评价:利用中国明星的影响力阻止非洲象牙偷猎活动。该文还直接提到了全世界对象牙需求最大的地方是在中国,姚明此次的活动也会给国人敲响警钟,任何行动到最后都会付出代价,当动物一个个灭绝之后,人类也早晚会遭殃。

  “要想赢得这场保护战争,我们需要多种渠道和方法,”姚明说道,“我想要做的就是提高人们的意识,向他们揭示象牙交易的实质。当杀戮大象的行为距离自己很远的时候,真相就很容易被隐藏。如果我们向人们揭示出真相,他们就会停止购买象牙,大象也就免于一死了。”

  可以预见到的是,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下去的任务,姚明任重而道远,全世界的人们同样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