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吃果子狸之风重演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6-11-30来源:《东方今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据11月23日《东方今报》报道,记者从广州市疾控中心获悉,2004年一名在餐厅工作的打工妹感染“非典”后,研究人员对在该餐厅发现的6只果子狸进行采样,从中分离出了冠状病毒。通过与这名患者的基因序列进行对比,发现基本一致,这是果子狸传播“非典”病毒的罪行首次被“当场抓获”。专家表示,果子狸传播“非典”铁证如山,但具体途径还不清楚,目前,市民还是应慎食野生动物。

    提起果子狸,大家自然联想到曾经对我们的生活造成重大影响的“非典”。科学证明,果子狸是“非典”冠状病毒的主要载体。现如今,专家更是明确表示果子狸传播非典铁证如山。可是,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伴随冬天进补季节的来临,在有些地方尤其在广东吃野味之风复萌,果子狸、黄猄、山猪、穿山甲、巨蜥、蛇、蚂蚁等野生动物又上了市场,上了餐桌。笔者认为,仅靠专家提醒市民“慎食野生动物”还不够,政府应该出台规定,明令禁止市民吃果子狸。

    提醒市民“慎食”果子狸既及时又必要,但“慎食”的概念过于模糊,感觉是在让人“猜谜”。它既像提醒“不要多吃”,又仿佛是在暗示“最好不吃”,甚至有点“吃不吃自己看着办,吃了后果自负”的意味。这样的提醒让人如坠雾中无所适从。同时,“慎食”只是专家的提醒,虽然具备一定的“震慑力”却毫不具备“约束力”,效果也就无法保证。一些人或者抱着侥幸心理,或者难以抗拒“口欲”,很可能无视提醒照吃不误,反正吃了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为什么有人那么爱冒险吃野味?以笔者浅见,原因至少有三。

    一是习惯成自然,嘴里就好那一口。比如在广东番禺农村,古往今来,村民吃蛇、蟾蜍、蚂蚁和蜜蜂已成习惯,有些令常人恐惧、恶心的东西,在他们眼里是美味佳肴,他们认为酒泡的蚂蚁、蜜蜂能壮阳,蟾蜍能活血。当地有人因为吃了蜜蜂产生过敏反应进了医院,这是已知的,其它许多野生动物给人类造成的危害,恐怕至今尚未被人知。这种饮食习惯是陋习,是应该改正的,就像人类在进化中逐步改掉生吃食物的习惯一样。

    二是好奇图新鲜,不顾后果要吃一口。鲁迅先生赞扬过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由于他们的勇气和牺牲精神,如今螃蟹成了餐桌上的一道美味,许多人敢吃、乐吃螃蟹了。想必古代也有第一个敢吃有毒动物、植物、微生物的人,为此送了性命,也正因为他们丧命或受到伤害,后人不吃了。而对果子狸、黄猄、山猪等野生动物的有害性或有益性,前人并未有明确的认识,否则它们早像鸡、鸭、猪、羊一样被人类饲养和食用了,这表明它们至少是违害人类的“嫌犯”。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非要好奇图新鲜去吃它们呢?何况果子狸已经以“嫌犯”成了“真凶”。

    三是摆谱讲排场,越贵越要吃一桌。野生动物较之家养动物显然稀少,因为许多野生动物为政府所禁猎、禁售、禁食,这自有道理。物以稀为贵,于是它们就身价百倍了。有人要联结朋友,有人要加深感情,而吃吃喝喝是最佳媒介,贵重野生动物又是能够显示真心实意、慷慨大方的标志,因为它价格昂贵且是政府明令禁食之物。于是,可怜又可怕的果子狸们成了摆谱讲排场的佳肴了。

    吃饭穿衣本是公民的自由,但对果子狸这类感染“非典”病毒的动物,政府则有必要禁止公民不得乱吃,这样做是对包括贪吃者在内的所有公民负责。既然果子狸传播非典铁证如山,专家有关“慎食”的提醒就有必要成为政府“禁食”的规定。

    “非典”之恐慌记忆犹新。我们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能忘记当年“非典”给我们带来的深重灾难和痛苦,不能忘记我们为抗御“非典”付出的巨大努力和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