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刘通:2005保护东北虎珲春冬季巡护日记

    上海东华大学 刘通

    12月11号,早上5点45分,火车平稳的行驶着。我从床上起来,掀开窗帘,梦中久违了的北国风光出现在眼前,沁人心脾。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便对动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保护野生动物成为我的梦想,历经将近20年从未改变过。这一次来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参加巡护清山活动是我首次参加第一线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说是梦想成真一点也不夸张。我受到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上海分部的招募和上海根与芽青少年活动中心(Shanghai Roots & Shoots)的资助才得以参加此次活动,在此由衷的向他们表示感谢。

    虎是兽中之王,东北虎是虎中之王。虎除了众所周知的生态价值外,它们威武剽悍,美丽华贵,是勇猛和力量的象征。而且,虎已经溶入到文化中,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是自然保护中的旗舰种。由于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因此它也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种。珲春东北虎保护区是我国野生虎分布密度最高、种群数量最多的地区。保护区成立近4年来,年年开展巡护清山工作,但这是第一次实验性的征集民间力量参与这项工作。

    我在各位志愿者中到的最早。来到珲春市林业局,刘忠宝处长向我展示了保护区地形图和以前收缴的“套子”。这种用钢丝绳制成的狩猎工具就是我们今后几天清缴的主要目标。下套时偷猎者把钢丝绳的一端固定在树上,另一端圈成一个圆形的活扣,套子的大小根据要捕猎动物的大小而不同,高度正好能套中它的头部。动物经过时,绳索一旦套在脖子上,动物只有挣扎,套子就会越勒越紧,使它窒息而死。

    据李志兴主任介绍,这种套子不仅夺去了无以记数的马鹿、狍子、野猪的生命。对东北虎和远东豹来说,也是一种诅咒。2002年2月,一头壮年雄性东北虎带着嵌入颈部5厘米深的套子发出最后声嘶力竭的狂吼;2005年6月,一只远东豹被钢丝套拦腰吊死在树上,死时怒目圆睁,非常凄惨。

    12月13号是开展野外工作的第一天。早上9点参与这次活动的志愿者们和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在林业局见了面,并互相作了自我介绍。

    总共到了6名志愿者,其他5人分别是:江苏省环保形象大使:刘穷(她也是29名巡护队员中唯一的女性);来自北京的《光明日报》记者:高腾和《第一财经日报》撰稿记者:章轲;来自珲春的《图们江新报》退休记者:何畏和来自延吉的导游员:杨波。虽然大家从事不同的职业,但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来,自然有种特殊的亲切感。见面会上,林业局的李志宏和肖文礼副局长为我们简单介绍了保护区的情况、本次活动的计划和注意事项等。

    上午10点,5辆车载着巡护队员们向保护区进发。10点50分我们来到春化镇四道沟村西北约4公里的地方,有村民报告在这里发现老虎足迹。

    下车后,马滴达保护站的王源勇副站长和我首先发现了虎足印。在皑皑的白雪上,东北虎那巨大、美丽的足迹清晰可见。由于猫科动物的爪子都是能收回的,因此在雪上没有留下一丝爪痕。掌印和四个椭圆形的指印,构成一个圆圆的梅花状足迹。足迹链大摇大摆穿过道路,一直延伸进密林中,显得神秘莫测。我突然觉得我与山林之王东北虎是那么近,也许它正在山上俯视着我们。李主任用卷尺测量了掌垫大小、步距等。初步判断是一头成年雌虎。

    今天的发现使大家情绪高涨,当然,尤其是我们几名志愿者。

    晚上,我们围坐在炕上聊天,还是三句话离不开虎。保护区由于设备、技术有限,目前对老虎个体的区分还比较困难,只能根据痕迹大体区分雄虎还是雌虎,成年虎还是亚成年等。对于大小相似的痕迹就很难区分。不像国外的虎类保护区,采用红外摄影对老虎的条纹进行备案,能有效的区分不同个体。谈到国内东北虎的分布。现在由于实行天然林保护,栖息环境好了,虎的猎物也多起来了,东北虎的数量有所增长。过去黑龙江有5-7头,现在大概有12头左右,吉林原来是7-9头,现在也增加了,达到10-13头。据分析很有可能是俄罗斯过来的,因为我们这边很少,而且是分散、隔离状态,不可能繁殖那么快。

 

    12月14号是正式巡护清套的第一天,巡护的是“大房子”区域。也许是天太冷的关系,我们三组所乘的车走到一半就趴窝了,于是我和其他三名队员并入第一组。

    树林里,光影斑驳的洒在雪面上,一个黑白两色的世界,空气很纯净,呼吸都是一种享受。松软的雪地上 ,新鲜的野兔脚印、袍子脚印星罗棋布,也许我们的到来打扰了他们的会议。顺着狍子的脚印,我们找到了狍子群过夜的地方。有好几个卧迹,是在雪地上刨出来的土坑,狍子就利用地温,走到哪睡到哪。

    要找套子必须先找到下套人的脚印,我们几经辛苦,总算拆除了5个新下的兔子套。套子下在野兔脚印经过的狭窄地方,由于雪厚,兔子会走它们踏出的兔道,这样它再次经过时就难逃一劫了。

    江苏的刘穷大姐越走越慢,已经跟不上大家了,她的鞋太重了。我和勇哥放慢速度陪她,遇上陡坡就拉她一把。

    大房子区域紧靠黑龙江省,另一组那边收获颇丰,拆除了兔子套、狍子套、野猪套、马鹿套总共100多个。还发现了一只被夹子打死的花尾榛鸡(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山里人管它叫“飞龙”。

    偷猎者常常在陷阱内放有诱饵,比如在夹子中间放颗小红果,或套子两边各放一片菜叶,在冰天雪地中绿菜叶特别显眼,对动物很有诱惑力,狍子或马鹿吃完一片吃另一片时就难逃厄运了。

    我今天亲手拆除了两个套子,也许我挽救了两条生命,它们可以继续自由的生活了。

 

    15号,我起了个大早,炕烧的很暖和,睡的很好。今天3组分头行动,我们组去抬马沟,另外两组去草帽东沟和大弯沟。

    到了抬马沟,我们沿着河道走,因为冰面比较平。在冰面上滑行很好玩,不过摔跤也成了常事,一个摔到,去扶的人也摔成一团,实在是一段有趣的回忆。在河边我们发现了拖痕,还有三条狗的脚印,这是“打狗围”的人留下的。打狗围时,猎人用狗把猎物牵制住,然后用自制的扎枪致猎物于死地。(扎枪就是木柄前面插一个枪头,类似红缨枪)我们跟着拖痕走了很远,只找到少量血迹和几根5、6公分长的毛,受害的可能是一头马鹿。

    车把我们带到了紧靠中俄边境的草帽东沟。也许是多年来开展巡护工作的结果,现在有些偷猎者冒险穿越边境去俄罗斯下套。可惜我们不能跟过去清套。

    在林场里,几乎每个山谷里都有简陋的木屋,它们是承包沟塘者雇来看林蛙沟的工人或者冬季伐木工人们临时住的工棚。我们决定去大弯沟的几处工棚,向工人调查近期发现虎豹踪迹的情况,顺便例行检查。途中要横穿好几条小溪,冰冻的不结实,为减轻车的重量,我们必须全体下车。就这样下车上车几经周折,终于进入大弯沟。在一处看沟人的工棚,我们搜出了多只套子、一只省级保护动物猪獾的皮毛和一把扎枪头。该村民存在非法捕猎保护动物的嫌疑,随行的生态保护大队干警当即将其带回派出所询问。

 

     16号巡护的是“美人石沟”。今天我们带上了旅店里的3条小狗:胖儿、大黄和黑子。在野外,狗的感官比人灵敏的多,警惕性也高,或许能帮上忙。

    美人石沟里的雪特别厚,风景也别致,绵延的山形就像沉睡的美人。大家决定在这里合影留念。几天来,巡护队员们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停下来看看风景,集体喊一声“茄——子”。天上飘起的小雪,把气氛推向了极致,每个人都沉浸在这幅画中。合影时,胖儿一直端端正正的坐在我前面,很上镜。

    有些动物“只可远观”,而野生东北虎是连远观都不可以的。野生虎与笼养虎不同,山神的威风并非人为渲染,它们一掌就可以轻易将牛打死;凶猛的看家犬老远见了就吓瘫在地。经过几天的了解,更增添了我对东北虎的敬畏。在长白山区,尽管山上有虎,人们照样上山从事必要的生产生活活动。每年都有人目击老虎,却极少有人受到老虎的伤害。难怪山里人把虎尊为庇护他们的神。在美人石旁的松树下是沟里人祭拜山神爷的神龛。树上挂着好多层红布,下面的都已经褪色,新挂的依然鲜红。逢年过节,他们就会来挂上红布,给山神爷上供。再磕上几个头,乞求山神——老虎的庇佑,希望来年能平平安安,风调雨顺。

    今天共清除了50多个套子。我现在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跟踪方法,跟着下套人的脚印走,留意动物脚印经过的地方,尤其是两棵树间的空当。但由于经验不足,我的收获总是不如李主任、薛师傅、勇哥他们,想到在我清理的区域可能还有残余的套子,不免有点自责。山里天黑的早,听到大家的呼喊声,不得不下山了。

    晚上,刘穷大姐要走了,她要赶去可可西里参加藏羚羊申请奥运吉祥物成功的庆典活动。透过渐渐远去的吉普车车窗,大家互相挥手道别。

 

    17号又来了一个志愿者,是珲春第4中学的藏老师,她利用双休日来参加巡护。今天去的是太平沟。

   太平沟里的雪很薄,这就很难找到线索,因为脚印极不清楚。于是我们下了车,8个人分两组,穿过树林往山的背阴坡走,那里雪还没化,能留下脚印。树林里有几条小溪,是泉水,有的还没完全冻住,景色相当不错。小溪边上有一个小土洞,洞口结了一层霜,“这说明里面有活物”李主任说,“可能是猪獾”。在山坡上,薛师傅指给我看一个土堆,有40多公分高,土很松,杂有小草段,那是红蚂蚁冢。

    我从小就很喜欢户外活动,在一些隐秘的地方跟各种各样的昆虫玩,观察从泥土里长出来的东西,把脸贴在树上似乎就能感受树液的流淌,大自然就是我的老师。因此我不觉得任何一种动物是脏的或可怕的,他们都有感觉甚至感情,都有自由生活的权利。巡山的经历增长了我对大自然的了解,另人兴奋。

 

    18号,这是巡护的最后一天了。我们组的车在路上发出不正常的怪声音,司机师傅停下来看了好几次,最后决定这辆先回去,我们跟王处长合到一组。

    路上聊天时,有人说:“现在端盘子都比我们挣的多。”勇哥笑着说:“人都端盘子去了,我们保护事业谁来干?”讲这句话,是在他宿舍昨晚毁于一场火灾的情况下。

    在官道沟,一个看沟人说,在这场雪之后有人在7、8里外的山上看到一大一小两头虎的脚印。可惜发现的人已经下山了,我们无法找到那个地方。在看沟人的草棚下,晾着成千上万的林蛙干。林蛙过冬时体内会储藏一层脂肪,而蛙油被视为高级滋补品,买到上千元一斤。它吸引人们纷纷来承包沟塘,难免会影响东北虎和远东豹的生存。

    总的来说这次巡护清套活动效果很不错:

    清缴非法狩猎工具共308件:套子278个;夹子24个;刀具1把;扎枪2把;扎枪头1个;钢丝绳2根(制套工具)。

    非法捕猎物:花尾榛鸡1只,猪獾皮1张,野兔1只。

    行程(包括车程)1075公里。

    清理面积1720公顷。

 

    虎是最大的猫科动物,它们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每头虎都有自己的领地范围,它们通过气味、声音等知道彼此的存在并进行交流。它们震慑着森林里的每一种动物。这一切是笼养虎无法替代的。

    野生虎的生存状况不容乐观。本世纪初30多年的强度捕杀是东北虎的首要致危因素。其次是森林砍伐和道路建设,使东北虎的栖息地隔离破碎,人口增长和战争干扰则加快生境分化和小斑块栖息地的消失。但目前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中国黑龙江、吉林两省大约还有东北虎425-500头。只要东北虎的栖息地能得到妥善保护,野生种群的恢复还是很有希望的。这也正是那么多保护工作者苦苦执着的理由。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