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保护区李志兴:东北虎在珲春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6-11-30来源:野生生物保护学会
【字体: 打印本页

自古以来,珲春一直是以东北虎为代表的野生动物的乐园。珲春人长期与以东北虎为代表的野生动物相邻而居,演绎了许许多多亦喜亦忧的难忘故事……

人虎悲剧(小标题)

2002年1月29日,保护区中部的官道沟村农民曲双喜、尹石钟踏着满山满壑的积雪上山“遛套子”,猎得一头马鹿(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肢解之后,将鹿肉分别装入两人背筐之内。

两人沿林区公路高高兴兴往家赶,行至距村约3公里时,突然感觉头皮发紧,汗毛直竖。猛回头,见一只猛虎正从几十米外飞扑过来。两人拔步狂逃,可是晚了。曲双喜刚跑出两步就被东北虎前掌拍在右肩上,右肩粉碎性骨折;爬起来再跑,又被老虎一掌刮过右臂,右臂多处骨折和肌肉撕裂。曲双喜不敢再动,趴在地上装死。此时鲜嫩的鹿肉滚出筐外,老虎就把曲双喜的脖颈当成餐桌,把几十斤鹿肉吃了个干净。

1月30日,附近三道沟林场一个正在撤离的木材生产作业点,因雪大与林场失去联系,4名工人结伴趟雪下山遇虎,一女工被虎咬死,另外3人逃回作业点。

保护区管理局找来推土机,推开半米多厚的积雪,顺着连续不断的点点血迹,抢救回女工尸体,并意外地发现,伤人的东北虎脖子被钢丝套勒伤,静静地卧在路边雪窝里,黑黄相间的身体已被飞雪染成了苍白色。面对轰隆隆缓缓驶近的推土机、大卡车,伤虎仅略微抬了一下头。

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指示,保护区管理局立即抽调各方力量,成立了救虎工作领导小组,于2月3日实施了救虎行动。

一支麻醉针吹过去,虎目略眨了一眨;再一支麻醉针吹过去,虎须略抖了一抖。用长木棍去捅,才发现伤虎已不能活动。人们这才跑过去拆掉勒在老虎颈部的钢丝套子,七手八脚把伤虎抬上汽车,运至保护区管理局临时借用的一间宽大、干燥的仓库内。

这是一只10岁龄的雄性东北虎,正当壮年,是误入非法狩猎者布设的兽套,用力摆头,挣断了固定兽套的小树之后受伤,因为无法继续捕食猎物,才发生了两次袭击人的恐怖事件。兽套是用比人的小手指略细的钢丝绳做成的,柔韧无比,深深地勒进了虎的颈部,造成了深5厘米、宽厘米的环形伤口,连食管、气管都几乎勒断了。

保护区管理局请来当地最好的外科医生、最有经验的兽医师,在国内著名猫科动物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了8天夜以继日的抢救。但是该虎完全野性,只有在全身麻醉状态下才能接受治疗。麻醉时间一过,不是撞击铁笼,就是昂首长吼。伤口缝合了,撕裂;再缝合,再撕裂,8天以后,百兽之王终于不甘心地闭上了愤怒的眼睛,那悲怆的低沉吼叫至今仍震撼着当时参与抢救的工作人员的灵魂。

老虎来了(小标题)

在以前,“老虎来了”是一句足以让人胆战心惊的一句话。但在2002年5月,这句话除了惊险,还给人们带来了整整等待了4个月的欣喜。

自2002年5月底起,保护区管理局即陆续接到当地群众关于虎豹活动的报告。至2002年年底,管理局共监测到16次东北虎活动,掌握了大量的东北虎足迹、卧迹、扑食、排泄等方面的技术资料。虽然这些活动仅限于保护区最东北部不到40公里长的一条狭长的地域之内,但它仍然令为东北虎保护事业呕心沥血的珲春人略感心安:东北虎,你还在这里。

2002年11月22日,东兴镇村个体运输户杜运生驾驶着东风牌汽车到青龙台林场运输木材。上午8时左右,距离青龙台林场山场指挥部大约还有2公里,翻过小土坡,一头猛虎赫然出现在车前20-30米处,正与汽车同向行走在运材公路上。

杜运生等人虽然也是头一次在山上遇虎,但是坐在钢铁铸就的汽车里面,倒也没感到十分害怕。于是便频频按响汽车喇叭,试图督促东北虎早点让路。不想东北虎却对庞然大物的汽车不屑一顾,照旧迈着步,头也不回地走在运材公路上。走到一处光滑的冰面上,老虎后腿一哧溜,一屁股坐在地上。它竟然不急于起身,扭回头来,圆睁虎目,恶狠狠盯着汽车上的人们。

不知过了多久,老虎看够了。于是站起身继续向前漫步。杜运生启动车老老实实地跟在老虎屁股后头“蜗行”。直到老虎拐进山沟,才敢加速。

会不会又是伤虎呢?虎受伤之后最容易攻击人。据杜运生等人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看到的东北虎走路有点瘸,似乎是一条前腿受了伤。因此这次事件引起了青龙台林场和保护区管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立即通知附近工人,严禁步行或驾牛、马车通过这一段公路,并买来几只鸡,一头羊,绑在东北虎行走的路线附近。一周之后,有林场工人在山上捡到了老虎捕食后剩下的野猪头,大家这才放下心来——该虎并无大伤,完全具备野外生存能力。

吉林省虎豹研究专家李彤、韩晓冬老师专程对这次东北虎活动踪迹进行了详细调查。量得东北虎后足迹长13cm,宽11cm,掌垫宽8.5cm,为一成年雌性东北虎。其单脚步幅长132cm-153cm;双脚步幅62cm-80cm,不超过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士中速行走时的步距。

青龙台林场是珲春林业局的主伐林场之一,每年都有2万多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任务。冬采生产期间,每天都有100多名工人,分散在七个作业区活动,居住在生产指挥部和相隔数公里远的七个工棚之内。六、七十头集材用的牛和马,就拴在工棚外露天过夜。每年都有工人在山上遇到老虎,每年都有人捡到老虎吃剩的野猪残骸。尽管也发生过东北虎蹲在集材道上吓得人畜不敢上山,在短期内影响生产的事,但是该场自1984年成立以来,在生产期间还没有一人一畜遭到过东北虎的攻击。

东北虎写真(小标题)

2003年1月1日夜9时左右,西北沟林蛙养殖场看场人付东生夫妇刚刚入睡,就被看场护院的两条大狗骤然而起的狂吠声惊醒。付东生披衣起身,要出去看个究竟。但此时狂吠已变成越来越弱的哀嚎——付东生明白,他的狗已经遭遇到了意外。而能够让两条大狗同时遭遇意外的,一定不是等闲之辈。推门的手犹豫了一下,转身拿起伐木用的油锯,打着火,放到门外。付东生夫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伴着突、突、突的油锯声坐了一夜。第二天早起,见两条大狗直挺挺地死在院内的草垛旁,周围雪地上赫然印着清晰的东北虎足迹。付东生夫妇长吁一口气,虽然没有面对面,但这隔着门的“亲密接触”也足以让他们永志不忘了。

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来调查时发现,这里距官道沟伤虎现场不足5公里,这次事件说明珲春保护区内的东北虎活动开始出现恢复性的增长迹象。

老虎出现了,但只有几个目击者,还缺乏说服力。拍摄到野生东北虎的“玉照”,成了保护区管理人员最渴望的事。

2003年1月22日,曾出现在付东生家的老虎离开西北沟,到珲春河附近活动。在闹枝沟村南玉米地边上,将农民杨建军放养的一匹红色大骒马咬死。23日,保护区管理局崔圣勋等工作人员闻讯到现场进行勘查,发现骒马已被东北虎拖至50多米远的小树林内,马的臀部已被虎吃掉一部分。根据现场情况分析,该虎极有可能再次进入现场吞食马肉。

24日,崔圣勋等人再次来到现场,将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中国项目组刚刚捐赠的远红外照相机小心地固定在距死马8米远的小树上。25日一大早,崔圣勋等5人再次赶到现场取回相机。中午,当3张清晰生动的东北虎取食照片出现在大家眼前时,管理局办公楼里一下子沸腾起来。

翌日起,有关我国第一张野生东北虎照片问世的消息开始陆续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的显要位置。国内外关注东北虎保护的专家学者纷纷来信来电表示祝贺。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中国项目负责人张恩迪博士据此断言:珲春是我国唯一真有野生虎生存的自然保护区。

2004年1月16日,珲春保护区再次使用远红外线照相机拍摄到另外一头老虎的5张照片。这5张照片比第一次拍摄到的3张照片还要清晰,还要生动。

近4年来,保护区管理局共监测到68次东北虎活动。其活动位置大体上分布于青龙台、城墙砬子山、梨树沟、西北沟、杨泡和保护区外的大龙岭一带等6个相对独立的活动区域。东北虎的种群数量从1998年的3—5只,发展到了4—7只。

2005年6月7日,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在河山村沟里发现了农民金永哲放养的母牛被东北虎咬死的现场,并提取到数枚东北虎足迹。这证明,珲春地区的东北虎活动范围,已经比保护区成立时扩大了一倍,完全恢复到1998年的水平。

2002年7月在下草帽村牧场、2004年12月在西北沟,保护区管理局都在同一地检测到了足迹大小明显不同的东北虎足迹。2003年4月28日,在保护区南部偏僻的乡间公路上,出现了一大一小两只东北虎长达120多米的清晰足迹链,有力地证明了珲春地区的野生东北虎仍然具备自然繁殖能力。作者:吉林珲春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宣传教育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