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唐家河

    “猴子下山了!”11月16日中午时分,位于青川县境内的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记者随唐家河巡山队员刚回保护区办公区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喊。

  一群藏青猴蹦蹦跳跳地从山上跑下来,越过铁板桥,跑到办公区草坪里,叫嚷着要人们给食物。“这群猴的猴王常带领它的臣民光顾我们的领地。”一位保护区工作人员笑着,提一口袋花生和玉米走来,猴子争相涌到他身边,一点都不怕。

  位于青川县境内的唐家河,因上世纪70年代发现野生大熊猫而闻名于世。1978年成立了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自然保护区,1986年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年来,这里的每一道山沟、每一座山梁都记录了保护区人与偷伐盗猎行为作斗争的脚印。20年来,保护区人摸索出了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野生资源保护之路。

  一群猴子蹦蹦跳跳地从山上跑下来,越过铁板桥,叫嚷着向人们讨食物……这是11月16日记者在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巡山时看到的情景———

  ■本报记者李传君文/图“10年前,保护区每年发生的偷伐盗猎案件不下10起,现在每年难得发生一起”

  11月16日下午,记者颇费一番周折,方才在紧邻保护区的落衣沟村找到保护区保护管理科科长谌利民。他正在查看村民家的沼气和节能灶的情况。

  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落衣沟社区共管委员会。一块醒目的牌子挂在落衣沟村委会门口。谌利民正在村委会对面那家检查。“沼气蛮足的!”主人家啪地一声打开煤气灶,蓝色的火苗顿时窜起。“要是往年,这时正是上山大量砍柴的时候了,哪还闲呆在屋里哟!”村民们说。

  “兄弟!冬季来了,不要上山打猎哦!注意防火哦!”谌科长见人就说。“晓得了,那哪会喃?”大家都会这么回答。52岁的村民蒲友海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位是以前老打猎的,他所带的徒弟都有好几十人。“现在还上山打猎吗?”记者问。“不!”老蒲直摇头。

  据蒲友海介绍,1997年以前,包括落衣沟村在内的好几个村,几乎三分之二的农户要上山打猎,还要上山挖药材,可现在几乎没人上山了。“10年前,保护区每年发生的偷伐盗猎案件不下10起,现在每年难得发生一起,我们与群众关系十分融洽。”

  “10年前,每到冬季我们就如临大敌。”一位保护区工作人员说。让保护区人终生难忘的是1994年12月的一次反盗猎行动。

  事先,保护区得到线索,派出七名执法人员上山巡查。下午时分,寂静的山林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执法人员沿着枪声传来的方向一路摸索,不久发现了火堆,再往前走了约三公里远,他们发现七名手持火药枪的盗猎分子,旁边放着四头被猎杀的牛羚,还有12条猎狗守护着。

  执法人员只有一支冲锋枪和一只手枪,如何对付火力强大的盗猎分子?大家正犹豫时,其中一名执法人员大声呵斥:“不许动,全部举起手来!”七名盗猎分子先是一惊,可当他们发现执法人员只带了两支枪后,胆子大起来,他们端起枪齐刷刷地对准最前面的一名执法人员,12只猎狗也汪汪直叫,往前扑来。

  “我赌你们敢开枪!快放下!”再一次厉声呵斥。这一回,盗猎分子终于被震住了,纷纷丢下枪就跑,其中一人被一位执法人员逮住,两人扭成一团,其余六名执法人员纷纷跑去追逃跑的盗猎分子。后来,当地公安机关根据缴获的猎枪查到盗猎分子的下落,并将他们抓获归案。

  1996年夏天,保护区三名巡山人员发现九个不明身份的人在山上挖野生天麻。由于他们身上没有武器,巡山人员很快便制服了那九人,将他们带下山。经询问,这九人原是附近的村民。不料,本属正义的执法行为却遭到村民的围攻,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晚上一个保护站的房子还被人莫名其妙地烧掉了。

  “保护区帮我们发展种养业,我们的日子有了改善,谁还上山破坏自然资源?”

  “这样严抓严打,虽然遏制了偷伐盗猎行为,但与周边村民的矛盾也越来越大。”谌利民科长说,那时他们的车经常被扎破轮胎。“我们只有几十人,而周边九个村上千人,要说打游击,我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们开始思索为什么周边村民要上山打猎和采药,后来我们明白了,他们所处的村社大多农业条件差,一年下来没多少收获。于是我们改变了策略,希望帮助他们发展经济解决困难,来实现野生资源的保护。”保护区管理处处长熊跃武说。熊跃武的说法在村民中得到了应证:“保护区在我们这里发展项目啊。给我们修桥,给我们打沼气,砌节能灶,帮我们发展种养殖业,我们的日子有了改善,谁还上山去破坏自然资源?”

  据记者调查,在周边九个村,每家每户都有一本由保护区发放的《法律法规汇编读本》和《农村实用技术读本》。近几年,保护区在周边九个村搞共管共建,为村民修了四座铁索桥,打了20多口沼气池,200多口节能灶,100多个节能取暖炉,使周边村在能源消耗上减少60%。他们还通过小额贷款,发动周边村民种经果林,养猪养兔养蜂等。

  “帮助群众发展经济,培养他们节能和保护自然的意识,相当于从源头切断破坏野生资源的行为。”现在,周边的部分村民也被邀请到巡山队中,“我们还要给他们发工资,这样既可解决他们的就业,还可以培养他们保护野生资源的意识。”

  “这里每天都可看见牛羚,有时候跑到人面前,傻愣愣地望着你不走。”

  如今,保护区不仅实现了人与人的和谐,也实现了人与野生动物的和谐。

  11月17日早上8点,记者跟随保护区巡山队员一起上山,正准备出发时,巡山队员就收到一头牛羚脖子上的GPS定位仪传来的信号,大家纷纷拿起望远镜搜索。“在那儿!”就在离保护区办公区150米远的一处林子里,一头牛羚正靠着一棵树擦痒。

  9点10分左右,巡山队刚走到蔡家坝保护站附近,就在河对面的山坡上,六头牛羚正悠闲地吃草。大家纷纷取出相机拍照。

  “昨晚,好几头牛羚撞我的门,吼都吼不走。”在摩天岭下一个小电站工作的一位老师傅说。接着,巡山队员给记者讲了很多关于牛羚的故事。“这里最常见的野生动物就是牛羚,每天都可看见,有时候跑到人面前,傻愣愣地望着你不走。”

  巡山队员们的工作除了护林防火、打击偷伐盗猎等外,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搜集科研资料。他们要把所到之处的海拔、植被、动物踪迹等信息记录下来,在这方面,他们还开展国际合作。

  今年3月,来自美国的黑熊生态学专家安德鲁先生和另外几名巡山人员一起,通过GPS找到一只母黑熊,它正在一块突出山崖外的大石头下睡觉。听到人声,黑熊醒来,爬上石头直冲安德鲁而来。安德鲁后退一步,从岩石边滑下去,顺手抓住一根粗壮的树枝,黑熊见没够着安德鲁,昂首狂叫一声,迅速逃跑了。

  突然,安德鲁先生一声惊喜地叫喊:“小黑熊!”只见大石头下面两个黑糊糊的东西在蠕动。接着,小黑熊被抱了出来,“必须带下山,根据黑熊的脾性,产仔的母黑熊一旦被人发现,它就会遗弃自己的儿女逃之夭夭。”

  五个月后,保护区人把两只小黑熊放到10公里以外的山林,想让它俩独自生活,谁知两个小家伙又跑了回来。第二次,人们再把它们放到20公里以外的山里,没想到哥俩又找了回来,大家明白,这两个小家伙已经把工作人员当成了它们的“同伴”。没办法,保护区只好把它们送到雅安黑熊救助站。

  现在,保护区共有野生动物430余种,野生植物2422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4种,国家一级保护植物4种。大熊猫的数量从20年前40余只增加到目前的超过60只,牛羚数量从20年前的600余头增加到目前的1200余头,金丝猴数量从20年前的500余只增加到目前的1000余只。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