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爱人,然后爱动物

        12月7日,深圳动物园上百名员工离开工作岗位,打出横幅,向深圳野生动物园管理部门讨要加班费及社保。众多游客被拒门外,园内近万动物无人管理,猴子饿到吃水草充饥。

        矛盾的焦点自然被集中到离岗讨薪的员工身上,他们顿时成为公众指责的对象,人们担心“动物园不比工厂、酒楼,里面都是要吃喝睡觉的动物,要是那些珍奇动物发生意外,那多少钱也补救不回来”。虽然,公众的同情心放在动物身上并没有错,但是不是首先应该关心一下自己同胞的生存境地?当他们常年牺牲节假日为公众带来节庆欢乐,换来的是每小时3元的加班费时;当他们兢兢业业地伺奉着动物的生老病死,自己的生老病死却毫无保障时;当他们的权益被降到动物权益以下时,他们的维权行为无疑是正当的。因此,需要指责的应该是黑心老板,和以改制为名义的公然盘剥。

        如果说游客的气愤更多是因为“游不成园”,那员工的愤怒则是来自“吃不上饭”的恐慌。在自己的温饱都成问题时,如何让他们首先考虑动物的饥饿问题呢?其实,对于动物园来说,当《劳动法》无法落实,《动物保护法》也就成了一纸空文。当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其实也意味着动物的灾难。因此让动物遭罪的不是员工,而是黑心的老板,以及漠视人权的生存机制,促成了高级生命和低级生命间的权利冲突和生存对决,令人的尊严在求生的挣扎中旁落无遗。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的社会存在着这样一种虚伪,即在人权无保障的情况下空喊动物权益的虚伪。诚然,人类与自然物种和谐共生是人类世界的美德,也是社会进步与发展的法则。然而,实现动物权利的前提是捍卫人的生存权利,人类必先学会爱同类爱同胞,才可能培育出对异类和他群的爱心。虚伪的动物保护主义是应该被摈弃的,因为它可能隐藏着对人的权利的伤害。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