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石狮被击毙的金钱豹“死不瞑目”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6-12-15来源:光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12月5日凌晨,福建省石狮市鸳鸯池公园内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钱豹,乘饲养员工作疏忽偷偷从铁笼内溜出,在“动物园”内四处游走。当地有关部门在麻醉制服失败并一度激怒金钱豹的情况下,将金钱豹用枪击毙。事后,有关部门称该动物园属无证经营,石狮市野生动物主管部门作出决定,将依法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新华网12月6日)

  金钱豹“威胁到公园内及石狮市区群众的人身安全”,“征得福建省有关主管部门同意后”将其枪杀,这似乎并无不当之处。然而笔者查看当地媒体的详细报道后发现,枪杀金钱豹,实在是对石狮野生动物主管部门一个莫大的讽刺。

  《东南早报》12月6日的报道《石狮武警紧急围捕金钱豹》中说,“今年10月是全省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月,石狮市园林处、市科协、市林业站等部门相互协调,与一外地动物展览单位商量,于7月中旬引进了一批野生动物来到石狮市鸳鸯池公园进行展览”。这样一个展览,当地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显然是清楚知道其存在甚至还曾积极“引进”的,为何现在出了问题,又指责其违法?这是不是在推卸责任,是玩忽职守?

  金钱豹之死,当地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有其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若要处理“动物园”,主管部门首先当“自责”,唯此才能服众、才能让金钱豹“瞑目”。

  再看举办这次展览的目的,枪杀金钱豹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据《东南早报》的报道,“今年10月是全省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月”,举办野生动物展览“目的是让孩子们有一个和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而据“石狮广电”网站上的消息显示,展览初期“活动组织单位在现场设置了野生动物保护的宣传栏,并在每个动物前面有详细的介绍,省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会员现场向参观的游人介绍各种动物的习性,使得保护野生动物的知识得到了很好的普及”。如此富有积极意义的一次野生动物展览,最后竟以枪杀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而收场,若园内以“出卖身体”的代价向人类宣传保护自己的动物们有知,岂不令人类尴尬?

  那么,是否一定要枪杀金钱豹呢?据报道,“动物园位于公园的湖心岛”,“被各种动物形象的广告牌团团围住,四周都是湖水,只有南北两侧的折桥和拱桥可以通行”,当时“两端铁门上锁,由上百名警察、武警、消防人员把守、严阵以待,防止金钱豹窜出湖心岛以外”。可见,“动物园”所处的地形非常有利于封闭,当地有关部门的封闭和疏散措施也非常得当,而金钱豹起初也不会对外人构成任何生命威胁。之后,工作人员试图以“自制麻醉弓箭制服金钱豹”,接着武警进入动物园“进行非致命性射击”,金钱豹因受到攻击被激怒,由此才做出了威胁群众人身安全的举动,最后被枪杀。

  既然可以稳住金钱豹,当地有关部门为何不能以“保护、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为出发点,先做好准备再出手制服呢?如此贸然行动,导致事件恶化,当地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是否又是一次严重失职?金钱豹当“死不瞑目”,作为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的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它没有依法享受到法律对它的保护,相反却是被“诱导犯罪”招致了杀身之祸。

  逝者已去,生者何堪?金钱豹之死,再一次反映出了我国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薄弱。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于1989年3月1日开始施行,但是十几年来野生动物保护的现状仍然令人堪忧。

  据央视《东方时空》报道,野生动物连在动物园内的“温饱”都常常难以得到保障。2002年,浙江宁波一家野生动物园的6匹狼由于过度饥饿选择了集体出逃,最终被全部打死;2003年“非典”期间,福建厦门某入不敷出的野生动物园以克扣动物口粮维持运转,大量动物挨饿或生病死亡,甚至发生老虎之间互相残杀、几只狮子合力杀死一只5岁幼狮等悲惨事件;2004年5月,武汉森林野生动物园一头不到一岁的小狮子,因为太饿扑向一个小女孩,张口就咬,致使小女孩伤痕累累,右小脚被咬去了一块肉。2005年5月,有报道称湖北省仙桃太子湖野生动物园里8只非洲雄狮、1只非洲狼、2只梅花鹿、2峰骆驼、12只鸵鸟等珍稀动物,因食不果腹陆续死亡……

  早在2000年1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就曾向全国发出倡议:树立饮食新观念,不食野生动物。该协会的调查显示,滥食野生动物在许多地方成为一种“时尚”,经营野生动物的场所和种类在增多,保护野生动物的形势非常严峻。同时提醒,野生动物与人类共患的疾病有狂犬病、口蹄疾、流行性感冒等100多种,加上环境污染、动物体内的内源性毒性物质等,食用野生动物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威胁。但是,这一倡议显然没有引起经营者、食用者和有关管理部门的足够重视,2003年“非典”的爆发就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更令人遗憾的是,“非典”大恐慌一过,滥食野生动物如今又已在各地流行。

  也有令人欣慰的是,野生动物保护问题如今已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今年8月,一条“全国将首次拍卖野生动物狩猎权”的新闻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公众舆论的反对,有关部门最后紧急叫停了这次拍卖活动。这里不论事件本身的对错与否,我们至少可以欣慰地看到,通过这一事件,许多人开始有意识地塑立起了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

  在这样的情况下,金钱豹之死,我们不能不深感遗憾。而就目前社会反映来看,金钱豹的参展及至被毙,并没有再次唤起公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足够重视,死而无所值,金钱豹如何能“瞑目”?